当前位置:首页 > 日韩女优 > 已完结《一流废少》精选都市小说在线阅读

已完结《一流废少》精选都市小说在线阅读

吴天闻言,心头火气更盛:“林雨菲,叶哥是我请来的,你这么说他,算不算是在打我的脸?”

 

“不是的吴少,我想你是真被他骗了,我……”

 

“行了!”

 

一脸不耐烦的吴天挥手将其打断,又指着她鼻子道:“我怎么这么不爱听你这货说话呢?看在你是叶哥妻姐的份儿上我才没跟你计较,警告你,做人别蹬鼻子上脸!”

 

“再给我废话一句,该滚的人可就是你了!”

 

“我……”

 

林雨菲顿时一脸委屈,叶泽见状一言不发,眼观鼻,鼻观心,自己这位二姐素来都是嘴上不吃亏的主,如今,总算是碰见个能把她搞得狗血淋头的存在了。

 

还别说,瞧她现在这样,叶泽心中还有些小小的解气。

 

“我说吴天,你凶什么凶?我的闺蜜可不是让你用来欺负的!”

 

谢思潇竖着柳眉替林雨菲说了两句,又在打量了下叶泽后,脸色一时也变得不太好看。

 

“这就是你给我请来的中医高手?”

 

吴天嘿嘿笑了笑:“对呀!潇潇,叶哥的医术那绝不是吹出来的!我妈之前就是他一手治好的!”

 

“嘁。”

 

冷哼声后,谢思潇冷不丁用力拍了下桌子:“你就算是糊弄事儿,起码也得找个看起来差不多点的吧?”

 

“哼,中医界可有句古话,嘴上没毛,办事不牢,凭他这么个二十来岁的黄毛小子,还中医高手?你骗鬼呢?”

 

“额。”

 

吴天被说的一时尴尬,冲叶泽歉意一笑后,又开始和谢思潇一阵小声嘀咕。

 

他妈之前的病有多重他可清楚的很,因此,对叶泽的医术自然也深信不疑。

 

“打住打住,你别再叽叽歪歪的了,总之我不会让他这么不靠谱的人给我瞧病。哼,我觉得雨菲说的倒是一点不错,他十有八九就是个骗子。”

 

说完,谢思潇便两眼一翻,喝起咖啡。

 

气氛,一时间变得也有些尴尬。

 

片刻后。

 

林雨菲见叶泽还在盯着谢思潇看,一时间气又不打一处来!这家伙,现在都敢背着自己妹妹看美女了!

 

“姓叶的!你能不能别这么恶心?我一定把你的所作所为全部告诉雨彤,让她和你尽快离婚!”

 

“你还说!”

 

叶泽拦下眼看着就要发飙的吴天,冷眼瞥了林雨菲一下后,目光又停在谢思潇身上。

 

“如果我没判断错,你最近不仅每晚都会梦见鬼压床,还整日精神恍惚,甚至会出现幻听之症,耳边时不时会有怪音出现?”

 

“而且,你当月的例假,应该也迟迟没来吧?”

 

“嗯?”

 

谢思潇愣了下,叶泽说的这几点,全中!

 

不过一想到那些站街的江湖术士,多多少少都有些胡诌的本事后,便又挑眉冷哼了声:“行啊,看来道行不浅啊?”

 

“想必是个老手了,没少拿你这些鬼话骗钱吧?”

 

“潇潇!好好说话。”

 

吴天皱眉低语了声,叶泽倒满不在意地笑着摇了摇头:“也罢,既然你不信我,那我走便是。”

 

“不过,出于职业素养,走之前叶某还是要给你一句忠告。”

 

“你所患的乃是梦魇之症,由于邪气侵身所致,想必在你生活的地方,必有邪物。”

 

而后叶泽又上前两步凑到谢思潇身边,以只有他们二人能听到的声音继续道:“另外,你的修炼可能出了岔子,不宜再继续修炼下去,否则,每日深夜的头痛之症,只会越来越重。”

 

说完,叶泽转身便走,不多留一秒!

 

什么!

 

谢思潇脸色瞬间大变,眼中满满都是不可思议之色,细看下还不难发现,额头上已然浮现出一层细密汗珠!

 

神!

 

太神了!

 

如果叶泽之前所说的话都能当做是胡扯骗人的鬼话,那最后小声说的,已然让谢思潇无法反驳!

 

而且,谢思潇还直接将叶泽当成了高人,神人!

 

连超出常人认筹,所谓的修炼都能一语中的,不是高人是什么?

 

其实,之前叶泽就已然感受到了谢思潇体内也存有和自己相类似的灵气,只不过量却比自己要稀薄的很,应该是处于刚入门阶段。

 

而且,这股灵气好像还不怎么受谢思潇的控制,时不时就会在体内乱窜,故而叶泽才会有之前的判断。

 

“潇潇,你怎么了?”

 

林雨菲狐疑问道。

 

谢思潇立时反应过来,再一看,叶泽已然出了咖啡厅,当即深吸口气,和林雨菲匆匆说道:“雨菲,你之前真是小瞧你这位妹夫了。”

 

话罢,谢思潇立刻就迈开她那两条大长腿,身形矫健地追了出去!吴天冲林雨菲轻哼了声后也紧跟着离场。

 

林雨菲愣在原地,一脸茫然,不知谢思潇的变化为何会这么大,之前叶泽在她耳边究竟说了些什么?

 

自己小瞧了叶泽?

 

一个做了将近三年的废物,似乎没什么理由让她高看吧?

 

“哼!”

 

一想到为了一个叶泽,让自己受了这么大气,林雨菲便一脸恨恨地咬了咬牙,挎起包愤然离开。

 

咖啡厅外。

 

谢思潇好不容易追上叶泽,一时有些尴尬。

 

“那个……不好意思,我为我之前的无礼向你道歉。”

 

“现在我请求你,帮我看一下,可以么?”

 

一边态度极为诚恳地说着,谢思潇还一边冲紧跟过来的吴天连使眼色。

 

“额,叶哥啊,你权当是看在我的面子,就给潇潇治一治呗!你放心,这次诊金也绝不会亏待你!”

 

“好歹咱也过来了,总不能白跑一趟吧?你说是不,叶哥?”

 

吴天说着还动起手来,跟个娘们撒娇似的晃荡起叶泽的手臂,顿时令叶泽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行了行了,打住!”

 

又看了谢思潇一眼后,叶泽便叫她把手伸过来,为其诊脉具体感受了下其体内状况。

 

之前叶泽只是用望气之法看了个大概,能断出病因,可要确定具体治疗之法,还是诊下脉更为保险。

 

片刻后。

 

叶泽目光一凝,暗道了声果然。

 

在谢思潇体内,不止有一股紊乱的灵气,而且还有一簇颇难察觉的阴邪之气。

 

这,应该就是她患梦魇之症的根源。

 

“你是和林雨菲一样,整日住校么?”

 

“不是,我是走读生,一般都会住在家里。”

 

“哦?”

 

叶泽闻言又皱了皱眉:“若是这样的话,那你家里人……最近状态只怕也不会太好吧?”

 

“整日精神恍惚,浑身乏力,一脸疲态,这些基本症状,不知你家里人都有没有。”

 

“有!有的有的!”

 

谢思潇就跟小鸡啄米般连连点头:“我父母最近的确总说一天都提不起精神,时而还会有些恍惚!”

 

“叶泽,这究竟是什么原因?”

 

“全对上了。”

 

心中暗道了声后,叶泽话音一沉:“只怕,你家里是真进邪物了。”

 

“有些东西,因为各种原因会沾染上很重的阴邪之气,这类物品若在户外,因阳气颇重,再加上有乾坤二气镇压,倒不会有什么问题。”

 

“可一旦出现在户内,由于面积比较小,再加上有些房间是阴面,阴邪之气得以扩散,轻者,会令家中人身子不适,重者,致命也不是没可能。”

 

“靠!不是吧?”

 

吴天听叶泽说的有板有眼,还这么邪乎,一时都被吓到了,谢思潇也顿觉脊背一阵发凉。

 

“那……叶泽,能不能劳烦你去我家看看?”

 

“是啊叶哥,我开车送你们去!”

 

叶泽稍想了下,便点头应了下来,如此邪物一日不除,指不定还会出什么乱子。

 

车上,吴天听叶泽和谢思潇侃侃而谈,对他是越发的敬仰,不愧是叶哥,懂得还真他娘多!

 

“嘿,叶哥,潇潇她老爸可是咱们青市的柿长,你要是把他给治好了,今后可是好处多多诶。”

 

叶泽又讶然看了谢思潇一眼,没想到这女孩儿竟还是青市的顶级衙内!

 

不过叶泽也并未太过留心,至于刻意巴结之类的那更不可能,他只知道自己是一名医者。

 

医者眼中,只有患者,可没什么达官显贵。

 

半小时左右。

 

谢思潇便带着叶泽来到她家,至于吴天那小子早就跑路了,似乎对他这位未来老丈人有些犯怵。

 

坐在客厅中,叶泽大致看了下,心中暗暗点头。

 

现如今住在一百五十平左右的单层洋房中的柿长,已经算是很少见的了,看来谢思潇的父亲,为人应该比较正直。

 

此时,谢思潇父母还未回来,谢思潇给叶泽拿了瓶饮料,在闲聊了会儿后,一时有些尴尬地挠了挠头。

 

“那个……叶泽啊。”

 

“我爸这人比较古板,且对什么阴邪鬼魅之说也不太相信,一会儿他要是说话难听,还麻烦你多担待了。”

 

好说。”

 

叶泽不在意地一笑,当代社会,大多数人怕是也都不会相信这邪魅鬼怪之说。

 

“你也是武者么?或是说比较了解武者?要不然你也不会看出我在修炼上出了岔子吧?”

 

武者?

 

之前虽说接受了那怪老头的传功,可叶泽却也头一回听说这个名词,想必,应该是对修炼之人的统称吧?

 

“嗯,算是吧。”

 

“我就说嘛!而且我想你应该是一位很厉害的武者!说不定比我诗涵姐还要厉害呢。”

 

谢思潇所说的诗涵姐,名为夏诗涵,也是指导她修炼的人。

 

不过谢思潇的修炼时间尚短,满打满算不过半年左右,加之对此本就没什么经验,难免会走岔路。

 

又说了会儿,谢思潇眼珠一转,嘿嘿笑道:“叶泽,你既然这么厉害,不如我介绍你去我们青城大学武社吧?”

 

“额。”

 

“难不成你们青城大学武社内,全都是武者?”

 

叶泽有些无语地问道,起初他还觉得武者在世俗界有多罕见呢,可现在看来,还真不算少!

 

不过,随后谢思潇就“扑哧!”一笑,道:“那你真是想多了,我们青城大学武社一百来号人,即便算上我这个半吊子,也就只有三个武者而已。”

 

“一般来说武者都有师承或家族,像我这种啥都没有的,也就只能靠着和诗涵姐关系好,求她把我给领进门而已。”

 

“哦,原来是这样。”叶泽点头淡笑了声,暗道有趣儿。

 

“叶泽,你应该也有师承或家族吧?可……”

 

刚一说完,谢思潇就意识到有些不对,倘若叶泽真有师承的话,又怎么可能做一普通人家的上门女婿?

 

而且听林雨菲之前说过,他双腿废了三年,现在突然又变得这么厉害!

 

心头这般想着,谢思潇不禁深深看了叶泽一眼,想来这个男人身上,应该发生过很多事情吧?

 

或是有什么难言的苦衷?

 

感受到谢思潇看自己的目光愈发怪异,叶泽有些尴尬,师承?不知那怪老头算不算。

 

可要真算的话,为何在传完功后,三年来都没鸟过自己?

 

避过这个话题,叶泽说道:“今后有机会,倒是可以去你们大学武社看一下。”

 

“好!”

 

“到时候,我亲自给你引荐诗涵姐。”

 

“嗯,好的。”

 

说定后,叶泽便起身四下看了看。

 

“现在闲着也是闲着,要不我就先各处看一看?”

 

“当然可以。”

 

说着,谢思潇便带着叶泽开始在家中转了起来,从客厅转到厨房,又从厨房转到卫生间,而后是书房,主卧……

 

直到走进谢思潇的闺房内,叶泽陡然停下脚步。

 

在这里,所弥漫的阴邪之气最重!也难怪谢思潇的症状,比起她父母而言要重的多。

 

“怎么了?”

 

“别说话。”

 

做了个禁声的手势,叶泽目光变得凌厉如锋,在一一看过房间内的陈列后,最终,目光停在了一幅墙上挂着的古画上面。

 

灵气灌注双目,没一会儿,叶泽便看到那幅古画正散发着一片片灰黑色的阴邪之气!

 

“就是它了!”

 

“是它?”

 

谢思潇瞪大眼一脸不可置信,这幅画可是他父亲谢成栋几日前从古玩市场淘回来的,对此还喜爱至极。

 

之前要不是因为她一阵软磨硬泡,谢成栋早就挂在自己书房中了,又怎么会是叶泽口中的邪物?

 

叶泽指着古画肯声道:“错不了,这就是那件阴邪之物!“

 

“谢姑娘,你仔细回想一下,是不是在这幅画挂进你房间后才……”

 

“哼!”

 

就在叶泽话还没说完之际,身后忽然传来的一声冷喝便将其打断。

 

回头一看,只见一个沉着脸的中年不知何时走了过来。

 

此人,就是谢思潇的父亲,青城柿长,谢成栋。

 

“小小年纪学点什么不好,偏要学装神弄鬼,思潇,你现在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怎么什么乱七八糟的人都往家里带?”

 

“爸!”

 

“这是叶泽,中医术很厉害的,我是特意请他来给我看病的,正好你和我妈近期不也感觉身疲体倦,做事情力不从心么?”

 

“哼,那都是些小毛病而已,不需要看。况且就算看,我也只会去正规医院,岂会任由他这装神弄鬼之辈胡闹!”

 

“爸你……”

 

叶泽拦下谢思潇,示意她别再多言,而后很有礼貌地冲谢成栋微鞠了一躬。

 

“你好谢柿长,我是叶泽,我知道您对阴邪鬼怪之说可能不信,但中医总要相信吧?”

 

“中医?”

 

谢成栋一脸不屑:“中医的确是门很神奇的科学,也是国粹,可听你这意思,你就能代表的了中医了?大言不惭,简直是无稽之谈!”

 

“呵呵。”

 

“是不是无稽之谈,总要让我试一下吧?谢柿长,我只需三针,便可让你神清目明,如若不然的话。”

 

“你完全可以把我抓起来,一枪崩了我,或是让我一辈子坐牢都随你。”

 

“对不起,我没空和你玩这种幼稚游戏,请你现在,立刻,马上离开我家!我家不欢迎你这种人。”

 

“爸!”

 

谢思潇顿时急了,可刚到嘴边的话却被谢成栋一眼给瞪了回去,她老爸在她心中还是很有威严的。

 

叶泽见状暗骂了声,没想到这谢成栋竟顽固至此。

 

旋即又看了那副雨后采荷的古画一眼,沉声道:“若继续放任这幅画留在家中,你们的身体只会越来越糟糕,运势也会变得极差。”

 

“尤其是您女儿,不出三日,定会……”

 

“给我闭嘴!”

 

谢成栋也急了,就如一尊怒目金刚般冷喝起来:“少再乱放屁!我还头一回听说,一幅画就能把人搞垮的!”

 

“而且这副画可是宋代李唐的作品,到你嘴里就成邪物了?滚滚!再不滚,信不信我立刻就叫人把你抓起来?以私闯民宅罪论处!”

 

“靠!”

 

叶泽怒笑出声,看来自己一片好心,还真被人家全当成驴肝肺了

 

不过现在叶泽都已经被骂成这样了,倘若就这么灰溜溜走了,那还真不是他的作风!

 

你不是不信么?不是觉得我妖言惑众,装神弄鬼么?

 

好,那我就偏要让你信了!

 

取出那套随身带着的银针,叶泽从中抽出三枚后紧紧捏在手中,开始向其中注入一丝丝灵气。

 

“嗡嗡……”

 

渐渐地,三枚银针也开始微震颤开来,表面更是出现了一丝肉眼难以察觉到的金芒。

 

看着叶泽这古怪的举动,谢成栋那对浓眉又皱了起来。

 

“你在干什么?我之前的话你没听到是么?还是觉得我在和你开玩笑?”

 

“喂!我在和你说话!你……”

 

“咻咻!”

 

一阵破空之音响起,只见叶泽抬手一挥,三枚震颤着的银针便呈品字形,向那幅雨后采荷图射了过去!

 

稍愣了下后,谢成栋当即一脸肉疼之色,那副画虽说不值什么大钱,可二三十万还是有的!

 

这三针下去,若真在上面破三个洞,那这画就算是彻底失去收藏价值了!

 

谢思潇此刻也把心提到了嗓子眼,叶泽这三针若弄不出什么名堂的话,就冲她老子的脾气,她仿佛可以预见叶泽的凄惨下场了。

 

“唉,这叶泽也真是的,做事情怎么这般毛躁!”

 

然,就在谢思潇心头抱怨之际,那三针也已然刺穿了古画,立时,原本缤纷多彩的画作,竟开始自燃起来!

 

而且,燃起的火焰还呈现出一种诡异的淡黑色,散发出一股极度难闻的刺鼻气味!甚至还能听到阵阵哀嚎!

 

仅几秒钟的功夫,古画便已然化为了一地灰烬,更怪的是,墙壁,窗帘,地板等物看上去皆没有被灼烧过的痕迹!

 

“这……”

 

看着那一地灰烬,谢思潇惊呆了,谢成栋也惊呆了!

 

“难不成,这,这世上真有所谓的阴邪之物存在?”

 

谢成栋喉咙一阵耸动,如此事实摆在面前,由不得他不相信。

 

并且在那副古画燃尽后,他那原本浑浑噩噩的大脑,竟真的清爽了不少!

 

绝非错觉!

 

“邪物已除,一日内,你们全家的病症自会不治自愈。”叶泽收起银针,淡声道。

 

谢成栋一时却有些尴尬。

 

“哦,我刚才……”

 

没给谢成栋继续说下去的机会,叶泽瞥了他一眼,又道:“谢柿长,在这世界上,人类的认知还有限的很。”

 

“告辞。”

 

叶泽话罢转身,傲然离去。“叶泽!”

 

谢思潇追到客厅后唤了声,可却并未把叶泽叫住,看着他推门离开的背影,再看看紧跟着出来的谢成栋,被气得狠狠跺了跺脚。

 

“爸!你知不知叶泽也是武者!说不定还是诗涵姐那一级别的!你却把人家当成了装神弄鬼的骗子!”

 

“我,我真不知该说你什么好!”

 

“什么?”

 

谢成栋又是一惊,作为青城柿长,他也知道武者的厉害,而且夏诗涵以及她所在的家族,连他都有三分敬畏!

 

没想到,之前那年轻人竟真是位高人!

 

狠拍了下脑门,谢成栋暗骂自己糊涂,而后眼珠一转,又看向一脸愤懑的谢思潇,难得地放低姿态。

 

“潇潇,你跟那叶泽的关系应该不错吧?要不,你抽时间组个局?”

 

“今天的事的确是老爸不对,既然他是有真本事的人,那老爸自当向他道歉,成不?”

 

“哼!”

 

谢思潇即便心头有气,可看谢成栋这么一副低姿态模样,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含含糊糊地应了一声。

 

“那这事可就交给你了。”

 

“对了,你和吴家那小子还好着呢?”

 

听谢成栋冷不丁问了这么一句,谢思潇狐疑地点点头:“好着呢,怎么了?”

 

“那赶紧分了吧!”

 

“哼,吴家那小子除了有点臭钱外还有什么?依我看比起叶泽来差远了!你既然和叶泽关系不错,那就试着和人家处一处呗?”

 

闻罢,谢思潇顿时狂翻白眼。

 

自己这老爸,奇葩啊!

 

之前还百般瞧不上人家,现在竟开始想着收人家做女婿了!

 

这事要是被吴天知道,不知有没有勇气去找叶泽拼命。

 

“爸,劝你还是趁早死了这条心吧,人家都是有老婆的人了,况且我也觉得吴天没你说的那么差劲!”

 

说完,谢思潇不想再和谢成栋讨论自己人生大事,直接回房。

 

“嗯?已经成婚了?”

 

“唉……那真是可惜了。”

 

……

 

由于天色已晚,叶泽回家后众人都已经吃完饭了。

 

“你还知道回来?现在真是越来越过分了,连饭都不做,我说姓叶的,你要是不想在这个家待就趁早说!”

 

林雨莲说完,林海和贾梅也都狠白了叶泽一眼,也都数落了两句。

 

对此早已习惯的叶泽全然不在意,洗完手,刚从卫生间出来后,林雨彤正巧也走出房间,瞥了他一眼。

 

“微波炉里给你热着饭呢,在外没吃的话就去吃一点。”

 

叶泽心头一暖,张了张嘴本想道声谢,可又不想和林雨彤搞得生分,便又闭上嘴没说什么,去厨房端饭。

 

“雨彤,我说你真是多余!以后用不着管他。”贾梅一脸不喜。

 

“就是!”

 

林雨莲当即应和了声:“你瞧瞧,你好心给那废物留饭,到头来连句谢谢都没换来,哼,真不像话!”

 

“你们少说两句行吗?”

 

林雨彤不愿再听他们叨叨,直接把叶泽给揪进房间。

 

“嘭!”

 

关上门,林雨彤双腿交叠坐在床边,脸色全然冷了下来,看得叶泽一时都不敢再动筷子。

 

“额,雨彤,你生气了?”

 

“你说呢!”

 

“我觉得之前妈和大姐说的挺对,自从你双腿康复后,胆子也是越来越大啊?连我的话都不听了,是吧?”

 

“我不是反对你治病救人,可你连行医资格证都没有,万一给人治出个好歹,会有多严重的后果你知道么!”

 

即便被这么劈头盖脸的一顿说,叶泽却还能笑得出来:“嘿,雨彤,我可不可以理解为,你这是在关心我?”

 

“你!你少胡说!”

 

林雨彤俏脸不由地一红,目光也显得有些飘忽:“我是怕你出事后我们全家都会被连累!毕竟我,我们是名义上的夫妻。”

 

叶泽笑而不语,有些事,自己心里清楚就好,无需明说。

 

“放心吧雨彤,我之前总在看的那本医书可是宝贝,据传可是华佗亲笔编纂,后又到了我家先祖手里。”

 

“我研读三年,已算是小有成就了,就连你们医院的黄老不也夸我呢么?所以对付一般小病完全可以手到擒来。”

 

叶泽又开始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把林雨彤搞得云山雾罩,最后看样子貌似还相信了!

 

见状,叶泽也没心思吃饭了,就坡下驴,凑得近了些。

 

“雨彤,我若没看错,你现在应该来着月事,而且还伴有痛经之症吧?”

 

“啊……”

 

林雨彤被说的一阵不好意思,俏脸上的红晕更甚,那眉目间不经意流露出的娇媚之色,看得叶泽一阵心颤。

 

“这样,你平躺下,我为你做一套足底按摩,保证你以后不会再痛。”

 

看叶泽那副信誓旦旦的样子,林雨彤将信将疑地躺下,当叶泽的手接触到自己玉足时,浑身没来由地一颤。

 

这,应该算是她和叶泽的头一回肢体接触。

 

紧接着,林雨彤只觉得像是有一股温热之气从自己脚底钻了进去,一时全身暖洋洋的,好不舒服!

 

“这家伙,还真有些本事。”

 

任由叶泽这般捏着,很快,林雨彤便不知不觉地睡了过去,一脸香甜。

 

翌日,清晨。

 

吃过早饭没一会,林雨菲也被贾梅一个电话从学校给叫了回来。

 

看到叶泽,林雨菲冷哼了声连招呼都没和他打,显然还在为昨天的事耿耿于怀。

 

“妈,你这一大清早把我叫回来到底什么事儿啊?哼,害得我看到一个烂人,影响我的心情。”

 

林雨菲一边说还一边时不时看着叶泽,显然话有所指

 

林雨彤闻言心有不爽,可还不等她说话,她大姐就“咯咯……”笑了起来。

 

“二妹,放心好了,一会儿保证让你高兴。”

 

“是这样,你姐夫今天中午就回来了,要来青城担任王氏集团下辖一个分部的负责人,所以咱全家出动,给你姐夫接风。”

 

“而且你姐夫之前可说了哦,给咱们大家伙可都备了礼物呢,等中午到了饭店,保证给你个大大惊喜。”

 

一听这个,林雨菲心情才算是变好了些,笑嘻嘻地道:“看来姐夫又高升了呀!真厉害,比某人可是强多了呢!”

 

“二姐。”

 

林雨彤已然有些听不下去了,板起脸来:“你说的某人,是指谁?”

 

“嘁!这还用问么?当然是……”

 

“好了好了!”

 

林海一阵头大地挥了挥手:“今天张弛回来,中午摆接风家宴是大喜的事,你们姐妹就不要为不相干的人吵来吵去了!”

 

“都好好收拾下,一会儿咱们一起去酒店,我已经在凯旋大酒店定了包房。”

 

“我医院那边还有点事,我和叶泽就不去了。”

 

林雨彤冷着脸道,可林海也脸色一沉:“不行!”

 

“昨天都已经和你说了,而且你大姐夫也给你带了礼物,你不去算怎么回事?瞧不起你大姐夫?”

 

说着,林海又看了叶泽一眼:“你就不用去了。”

 

“哎不行!”

 

林雨莲很反常地叫了声,勾起嘴角一笑,这次张弛回来的主要目的,就是替王钟好生收拾,折磨叶泽的,如此一个绝佳机会怎么能错过?

 

“爸,再怎么说叶泽现在也算是咱们家族成员,他连工作都没有,可没有理由缺席哦!”

 

“而且之前张弛可还说了,和叶泽好久不见,甚是想念呢。”

 

叶泽闻言,冷着脸心头暗骂了阵,还甚是想念?呸!说成是想念当初欺辱自己的感觉还差不多!

 

一听这话,贾梅,林海根本就不带征求叶泽意见的,直接通知他必须也去。

 

那模样,简直就没把叶泽当成个有独立思考功能的人,倒像是任由他们摆布的一个物件!

 

“爸,妈,你们有点过分了吧?好歹也得征求下叶泽和我的意见吧!”

 

“别说了雨彤。”

 

叶泽洒然一笑,拍了下林雨彤的肩膀后,直接点头应下。

 

“我去。”

 

“你!”

 

林雨彤暗骂傻帽,这家伙难道一点都不长记性的么!之前但凡是这种人多的场合,他可都会被当成笑话啊!

 

贾梅冲叶泽投去一个算你识相的目光,笑道:“这就对了嘛!都去都去,好生捯饬下,十点咱们准时出发!”

 

十点半。

 

林家一行人全都到了在凯旋大酒店内预定好的包房,也没人点菜,就那么干等着张弛的到来。

 

没一会儿,叶泽手机响起,掏出看了下,是吴天打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