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日韩女优 > 【完本】——生痴爱不入心——全本完整版

【完本】——生痴爱不入心——全本完整版

 “人家连个联系方式都没留给你,什么意思不懂?”

 
“……”
 
“高天恙什么人啊?就算才出来送上门的女人也多了去,就别自讨没趣了。”
 
“……”鼻梁喉咙一阵酸涩,那感觉来得凶猛,让我紧着的牙根都松了开。
 
感情我忍了那么久,他根本就不打算告诉我啊?!
 
我是很想爆出口的,非常非常的想,但是……现在这个情况,我是弱势,我连高天恙是什么意思都不知道,我甚至连他人都可能找不到,他不是我那根稻草。
 
反而的,郑潇比他更像我的稻草,毕竟现在的我丢了工作,下个月给家里的生活费上哪找?还有两个月就要交房租了,我睡露天么?!
 
我心里是很清楚的,所以不管我在不甘再气愤,我最后也只是深吸了口气低低嗯了声说:“我知道了。”
 
“陈悦啊,你可别怪我说话不好听,见好就收吧。”
 
“……”见什么好什么收什么!老子特么还倒贴好么!“郑主管,就不打扰你吃饭了,我去换衣服上班。”
 
“嗯。”他淡淡的应了声嗯,紧接着电话就挂断了。
 
我紧紧抿着唇缓缓放下手机,强忍住眼眶的酸涩感走到床沿坐下,视线触上那堆叠在地上的床单,眼泪没忍住啪嗒一下掉落。
 
先是一滴,然后是两滴,越发不可收拾……
 
“妈的,我cnm的郑潇!”老子愿意么?当初高天恙搂住我出更衣室的时候,我特么还向他求救呢!
 
他怎么样?他特么装没看见,现在来挖苦我!
 
亏我之前还觉得他对我不错,还想着他要是能继续这样对我,我也不嫌他胖了,好歹他对我好,家底也好,没想到……
 
还有那个高天恙!真特么的天下乌鸦一般黑!
 
我是哭了一场才走进卫生间漱洗化妆,出来的时候已经六点四十了,也没时间吃东西,换了衣服拖着疲惫的身体去赶公交车。
 
我真的很想请假,但是我不敢,今非昔比,郑潇现在有多不待见我,我还是能感觉到了。
 
本来我刚才就说要去上班,现在要是请假,他指不定还要觉得我故意作给他看,不给他面子,那饭碗也可以丢了。
 
只是这人倒霉起来,喝凉水都会塞牙缝,刚跑到车站车刚开出去,没办法,还得打车,打车还遇上堵车……我……
 
坐在出租车上,我是差点又哭了……
 
从昨晚上遇上高天恙开始,我就跟衰神附体似的,第一次就那么莫名其妙的没了,还要被郑潇挖苦,不仅身体被折磨,就连精神都被折磨着!
 
到恒乐的时候七点二十五分,没比公车快多少,我站在恒乐门前,仰头看着那块已经彩灯闪烁的巨大招聘,忽然厌恶起这个地方。
 
可是厌恶又能如何?饭还是要吃,房租水电还是要交,我不想回去!
 
因为回去的话,别说在家里住了,他们只要知道我工作丢了就肯定没好脸色!
 
指尖攥起,我低下头,眨了眨又开始发涩的眼睛,迈步走进这个龙蛇混杂的地方……我宁愿在这里卑躬屈膝的讨生活,也不会再回去受那份气!
 
去到大厅的时候,郑潇正在点么,他朝我看过来,紧接着一楼的所有员工都朝我看过来,那目光有疑惑的,惊奇的,幸灾乐祸的,扎人心肺。
 
我滚了滚喉咙,垂下眸,走到郑潇不远处停下,“对不起,遇上堵车……”
 
郑潇垂着眸定定看了我两秒,然后妆模作样的抬起手上的表看了眼,“七点二十八,你可真会踩时间啊。”
 
“……”我不都说了遇上堵车吗?!
 
而且七点二十八,七点半才算迟到好不好!
 
我低着头,在心里咆哮,视线里日映入是郑潇那双擦得晶亮的皮鞋。
 
他顿了两秒才开口,“去换衣服吧,七点半出不来算迟到。”
 
“……”我牙根一紧,轻轻的嗯了声转快步朝更衣室的方向走。
 
七点半是不可能出来的,郑潇这样不过就是故意在那么多人面前给我难堪罢了。
 
唯一庆幸的事,我虽然迟到了,但更衣室没人,不用怕身上的痕迹被人看到。
 
我出去的时候,大厅里的人都散了,已经点完名。
 
我低头朝酒水超市走,才进去,BW的两个促销立马就围上来。
 
“陈悦啊,我还以为你不来上班了呢。”其中一个说,脸上挂着笑,眼里却透着幸灾乐祸的光。
 
昨晚上,我等于把她们生意抢了,她们会找我麻烦也是意料之中,尤其是在郑潇刚才那种表明了不待见我的情况下。
 
然而情况比我想想的更糟糕,不仅BW的不待见我,就连其他的促销跟着冷嘲热讽。
 
一会说我跟了那么大一个哥,还来上什么班啊,简直没事找事。
 
我能说什么,只能硬着头皮装逼回一句,不上班吃什么,靠人不如靠己。
 
然后人家又问了,我不是雏么?高天恙给我包了多大的红包。
 
我硬是差点一口气没喘过来,别说红包,老子还倒贴好么!
 
“我可没说过我是雏。”我淡淡的回,心里说不出的烦躁,因为我脑袋闪过了高天恙的样子,想起了他伏在我身上说他知道的样子。
 
我话音才落,百威那个开头炮的小婊砸就阴阳怪气的说:“不是我说你啊陈悦,就算你想靠自己也想想人家,人家怎么说也是九叔干儿子,你在这上班……呵……”
 
她这一笑,其他人也跟着笑,摆明就是要拆我的台,给我难看。
 
不过姐有那么好欺负么?
 
我也笑了,笑着就回,“我是怎么想的啊,不过我们业务现在找不到人换我,现在就走,那不是忘恩负义白眼狼么?”
 
“这样啊?”JSB的促销立马凑上,“我刚认识个妹子,正在找工作,你业务电话多少,我让她去问问。”
 
“……”
 
“她以前也是做促销的,工作经验也有。”
 
“……”妈的!这群小婊砸,是不逼死我不甘心啊!
 
虽然我真特么想一巴掌扇过去,但我不能,我只能笑着点头,从腰间的挎包掏出手机,要不这台阶下不去!
 
我翻着电话的同时,心里也意识到,这个地方我真没办法呆下去了。
 
别说熬完这个月,就算熬三天都很艰难,现在只是当面找我麻烦,背着还不知道要弄多少小动作……
 
心底升起一抹绝望,我翻出我们业务的电话号码,“你记一下。”
 
JSB那个小婊砸立马也掏出手机,“可以了。”
 
我扫了她一眼,低下头,刚念了两个数字,手机版面忽然一跳,一串陌生的电话号码冒了出来,紧接着手机震动,铃声响起。
 
我愣了愣才回过神来,心跳瞬的加速,第一个念头就是会不会是高天恙!
 
但心跳的感觉仅是一瞬,因为高天恙根本不知道我的电话号码……之前我可是把手机翻了个遍,没有任何新号码的记录,不管是保存,未接,短信,包括拨出……
 
“我先接电话。”我说着,转身跟往角落走的同时按下接听,“喂?”
 
“你在哪?”
 
低低的声音,我整个人瞬间僵住,心瞬的跳漏一拍,“你是……”
 
“呵,一天都还没过呢,声音都听不出来了?”
 
“……”高天恙!妈
 
的!真的是高天恙!
 
我嘴张开,想说什么,可是鼻梁和喉咙就那么酸涩,说不出话来。
 
许是见我半响没吭声,他又喂了声,我连忙滚了滚喉咙,转头看向我身后不远处扎堆看我的女人,“哈……是天哥啊!”
 
“态度变得挺快。”他嘀咕,我无语,然后他又问:“在哪呢?”
 
“能在哪,恒乐啊。”我回着,在看到那几个女人微微避开眼后转身继续往角落走。
 
“你去恒乐干嘛?”
 
“……能干嘛,上班啊。”声音出口,不自觉的带了些负气,而且鼻梁越发酸了。
 
“上班?”
 
“不上班吃什么?”我闷闷的回。
 
“嗤——”他嗤笑出声,“你傻了吧?”
 
啥?!傻了?!我……
 
我嘴角微抽,还没来得及吭声,他就又说:“去把衣服换了,我二十分钟这样到。”
 
“我……”
 
没给我说话的机会,我就听到他说了声恒乐,然后电话就挂断了。
 
“……”我紧紧抿着唇,缓缓反手手机,眼前飘过一万头草泥马。
 
傻了,你妹的!
 
我心里是这样骂的,鼻梁依旧有些酸,但唇角却无法控制的往上扬。
 
高天恙给我打电话了,他主动去找了我的电话号码,而且还要过来接我……他没翻脸不认人!
 
我掀起眼,看向身前橱柜倒影出的人影,视线落在我身后不远处,原本扎堆,现在却全散开了的几个女人身上。
 
呵……刚不是还结党成群,想方设法的给我难堪么?现在跑什么?
 
我缓缓转过身,捏着手机就朝已经站在冰柜前JSB那个小婊砸走过去。
 
和她一起的那个促销看到我,用手碰了她一下,她顿了一秒才转过头来看我,脸上堆着笑,只是那笑看起来有些僵。
 
我唇角扬得更高了,走到她面前,“不好意思,接了个电话。”
 
她干干的笑声,然后连忙低头去拿手机,“我先替那个妹子谢谢了。”
 
“客气什么呢,到是让那妹子快点,我可能熬不到她到了,指不定今天就得离职。”
 
“诶?那么快?”拿出手机的她抬起头看我,努力摆出惊讶的表情。
 
我笑,“刚才天哥打电话给我,知道我来上班,那口气老不高兴了。”
 
“哈……就是嘛,你这就是身在福中不知福,我们可都羡慕死你了,能找到那么棵大树。”
 
低头翻电话的我唇角一扬,轻轻的哼笑了声,“是啊,要找棵像样的大树还真不容易,歪瓜斜枣一大堆,像天哥这样的……噢,对了,我们业务的手机号是13xxxxxxxxx,姓李。”
 
“谢谢你哈,陈悦你这人真好,我这就给那妹子打电话去。”
 
“也不用那么急。”我抬起头,笑着看她,“我先跟我们业务说一声。”
 
“呵……好……”
 
我这到不是摆谱,因为老子是真的今天就不干了!
 
我转身,又给我们业务打了电话,业务一听我不干了,还帮她找到个有经验的,也没说什么,甚至还有点开心。
 
毕竟我们业务也不是白痴,怎么会看不出我就是混日子的,要不是之前郑潇想追我,还因为我在酒水超市给了他个不错的位置,估计他早把我踢了。
 
这个社会就是那么现实,什么都讲关系。
 
挂上电话,我也没去换衣服,故意的,我就是要穿着这身衣服等高天恙来。
 
我又晃到了之前BW那个开头炮的小婊砸面前拉家常,表示昨天那生意真不是我故意抢的,我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出来郑总就说酒全换了,让她们可别往心里去。
 
“你想多啦,也不是多大个事。”
 
“不管想没想多,我今天就不做了,也不想你们误会什么,还是解释清楚的好。”
 
“呵……我懂我懂……”
 
“就是可惜了,这一百多打酒呢,你们提成算下来应该不少吧。”
 
两人脸色有些不好,另外一个勉强笑着没吭声,那个开头炮的小婊砸微微别提开头笑着说:“也还好吧,而且卖你的不一样有提成。”
 
“哎——我们业务说,我这忽然说不做就不做,别说提成了,工资都悬。”我完全是吹牛逼。
 
两人脸色更难看了,但我就是不走,死赖在她们旁边,没多会,之前没敢吭声只是看热闹的几个促销围过来了,说的话,每一句都能听出企图和我拉关系。
 
我是很受用的,正飘飘燃,收银台的人忽然朝我们轻喊,“别吹啦,有客人来了。”
 
围在一起的促销那动作是一个专业麻利的就散了开,回到自己酒的位置,我没动,因为我都不做了我还怕什么呢?我现在就等高天恙来接我呢!
 
所以我本能的反应是转头朝酒水超市门口看过去,隔着透明的玻璃,一个服务员带着三个人走了过来,已经距离门口只有几步的距离。
 
我嘴微张,整个人愣住,那个穿西装的身形怎么有点像高天恙啊?
 
虽然明明是觉得应该就是,但高天恙给我的第一印象实在是……所以这种西装革履的视觉反差让我潜意识否决掉了来人就是高天恙的念头。
 
直到服务员拎着人转进超市,然后在门口停下,高天恙视线落在我身上的时候,我才嘴微张,下巴差点掉下来……
 
白色的衬衫,合身又没有一丝褶皱的西装,外套扣子开着,没打领带,一手揣在裤包,表情带着一丝不耐烦。
 
我要怎么说呢?明明是西装革履的,那股子随心所欲的气息真不是换套衣服就能束缚得住的。
 
他唇微启,腮帮微微鼓动,是舌尖舔过后牙槽的痕迹,不知怎么的,我心一下就又虚又慌……
 
我是愣在了原地,而那服务员见他站在门口没动,抬头对他说了句什么,距离有点远,我听不清。
 
他侧眸看了那服务员一眼,然后转回头看向我,抬手对我招了招。
 
我回过神来,心跳骤然加速的连忙朝他走过去。
 
我刚走到他面前,脚跟还没站定,他手就往我肩上一搂,带着我转身就往外走,跟着他站在门口等的两人也是立马转身,跟上我们。
 
我下意识回头扫了两人一样,是昨晚和他一起上卫生间那两个,居然也穿了西装。和昨晚轻浮流氓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怎么还没换衣服?”他忽然开口,声音低低的,听起来没有不高兴的味道,我悬着的心顿时放了下来。
 
又或者说,我都不知道自己原来会如此担心他会因为我还没换衣服,没去大厅等他而不高兴……
 
我小幅度仰头看他,“我……我这不是不敢去么。”
 
“不敢?”他侧头,垂眸看我,那漂亮的丹凤眼这个角度看是俾睨的味道。
 
我心脏微缩,不敢和他对视,连忙低下头,拐着弯告状,“我之前堵车,没迟到都被郑主管批了,还挂了迟到。”
 
我话落,等了两秒他没吭声,有些疑惑的掀起眼,就见他依旧垂着眸看我,那目光居然有点小诡异……
 
我心跳就那么漏了一拍,他忽的收回视线,转回头看向不远处的大厅,“郑主管?”
 
“呃……也怪我自己,踩着时间来的。”
 
“呵。”他轻笑了声,虽然声音很轻,却好像很开心的样子。
 
我有些莫名其妙,同时也有些憋。
 
我是她的女人诶!我被人欺负为难了,还可怜巴巴的,他特么就不知道心疼下我么?顺便再给我出出气神马的!还笑!
 
我垂下眸,不由得抿起唇,他还真就不吭声了,就那么搂着我直接进了大厅,朝更衣室的方向走。
 
我小眼神完全不受控制的朝柜台那瞟,没见郑潇,这个时间也还没来什么人,应该在办公室……
 
“呃……那个,我还是先去和郑主管说一声吧。”
 
他忽的停下脚步,我反应慢半拍的跟着停下,没想他对我努力下颚,“去换你的衣服,我会跟他说。”
 
嘿……要的就是你说!
 
我努力压抑住差点往上就扬起唇角,微微别开眸说:“这样不好吧……还是我自己……”
 
“要真让你自己去说,等会嘴都能挂酱油瓶了。”
 
“诶?”我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他忽的又轻笑出声,跟着他的两个男人也笑了,我这才回过味来,脸刷的一下就热了。
 
他笑着轻推了我一把,“先去换衣服。”
 
“……”我是一秒都不好意思停留的转身,脚步飞快的朝更衣室走。
 
身后的笑声又更大了些,我越发尴尬了,脚步也更快了。
 
不过我才拐进通道,就立马停下脚步,后背心贴着墙壁的深深吸了口气后,小幅度探头朝大厅看,我不想错过郑潇看到高天恙来接我的表情。
 
此刻的高天恙已经带着那两个男人走到收银台前,我以为他是打算让收银的妹子把郑潇找来,没想他转身个就在收银台前的旋转椅前坐了下来。
 
“……”几个意思呢?
 
我蹙眉,其中那个带耳钉,头发稍长的男人撩开西装外套,从包里掏出烟来,抽出一支递给他。
 
他接过后,男人又递了一直给另外那个头发片短,身形有些敦实的男人,然后三人就点了烟抽着,斜在收银台那聊天……
 
我擦!不是他去说么?!
 
我微蹙的眉拧了起来,又等了一分钟这样,三人完全没动静,到是那收银的妹子瞟了他们好几眼。
 
忽的,那个戴耳钉还说我腿够玩一晚上那死小子忽的咬着烟转头朝我这边看过来,我连忙缩回脑袋,心里却郁闷至极。
 
说好的他去说呢?怎么变成抽烟吹牛等我了?!
 
我拧着眉,猛的转身小跑着冲到更衣室门前,伸手一把将门推开。
 
一边拉开挎包翻出钥匙,一边走到更衣柜前将更衣柜打开,我速度飞快的换好衣服又冲出更衣室。
 
在快到通道口的时候,刹住车,然后深深吸了两口气稳住呼吸了,才装模作样的拐出通道。
 
入眼,三人依旧原来的造型站在那,边上也没多个郑潇,到是烟已经见底。
 
“……”我越发无语了,感情他刚才是忽悠我呢?
 
他是面向我的方向的,应该是看到我了,身下的转椅一转,捏着烟的手就朝柜台上摆着的超大水晶烟灰缸按了去。
 
然后收银的妹子忽的抬起头看向他,顿了一秒走到他面前,唇动了动后朝主管办公室走。
 
我胸口一怔,呼吸窒了窒,他不会是故意等着我出来才叫郑潇吧?
 
想着,我不由得的加快了脚步,走到他身后,“天哥……”
 
他转回头看我,视线在我身上溜了一圈,唇角勾起一抹似笑非笑的幅度,“等我跟郑主管说一声就走。”
 
“……”我脸又有些热起来,有些不知道说什么的微微别开眼垂下眸,低低的应,“嗯。”
 
人家是早看透出我咽不下这口气,故意等着我换了衣服来给我出气,我还暗搓搓的觉得人家是忽悠我……
 
现在想想,从下午的时候我就一直在庸人自扰,他高天恙什么人啊?那么大一哥,套郑潇一句,就算出来送上门的女人也多了去,真没必要花了大工夫忽悠我。
 
我还在低头想着,郑潇的声音就传来。
 
“天哥——”
 
我心跳漏一拍,猛的抬起头,入眼就见郑潇堆满笑的脸,距离我们还有好几步呢,手就神得老长,一副跟高天恙好久不见的热洛样。
 
可惜人家高天恙才没跟他握手的兴致,淡淡瞟了眼他抬着的手,“郑总侄子?”
 
“嘿——”郑潇噶笑了声收回手,然后两只手抱团扭捏在一起,轻瞟了我一眼后,滚了滚喉咙回,“是啊,郑总是我二伯。”
 
高天恙轻点了下头,下了旋转椅,抬手搂住我的肩,“小悦我带走了,没问题吧?”
 
“没问题没问题。”
 
“她工资的事麻烦你帮她弄一下。”
 
“行!行!”
 
高天恙扬起唇,搂着我就往电梯的方向走,“先走了。”
 
“哈,天哥慢走……”
 
虽然高天恙也没给郑潇怎么颜色看,但看到郑潇那点头哈腰,做贼心虚的模样我心里还是爽了。
 
我本以为这样就算完了,没想走了几步后,我就听到身后传来说话声。
 
“兄弟,那是天哥的人,以后说话做事长点心。”
 
我下意识回头,入眼是那戴耳钉的小子手搭在郑潇肩上的画面,而郑潇冲着对方一脸的尬笑。
 
“现在心里舒服了?”高天恙低低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我胸口一怔连忙转回头,然后微微仰起头看他,“他明明知道我是你的人,还故意整我,这不明白的不给你面子么?”
 
我话落,高天恙眉梢轻挑起,“我的人?”
 
我脸微热,“不是么?”
 
他笑,在电梯前停下,按下电梯才说:“你说是就是呗。”
 
“……”
 
出了恒乐,他带着我朝右侧的停车位上一辆黑色的商务型越野车走,我一看那圆圈里带人字的标志,眼睛有些直。
 
哥,别告诉那是你的车,这昨晚上打车还我给钱呢,忽然给我来那么一辆百多万的,我有点吃不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