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日韩女优 > 【免费】《以爱为名,冠之你幸》全文在线阅读

【免费】《以爱为名,冠之你幸》全文在线阅读

第13章 两个肉包子?

  冲进厕所的那一刻,童夕看到地面上的一幕,吓得脸色煞白。

  因为太诡异了,跟她中午看到的一摸一样。

  昏黄的灯光下,地面上躺着一个满身是血的尸体。

  而这一次认真看才发现躺地面上的人是鲁彤彤,她平躺着,胸前满是鲜血,染红了她白色打底衣,更让人毛骨悚然的是……她一直引以为豪的“奶牛”胸,此刻十分平坦。

  童夕吓得捂住嘴巴,惊恐不已。

  她……她她的胸呢?被割了?

  童夕捂着嘴巴缓缓抬头,眼神刚好碰上站在对面的傅睿君,他阴冷深沉的脸色异常难看,他冷冽锐利的目光看着尸体,又抬头看她。

  两人四目相对,三秒而已,傅睿君的眼神突然往下移,来到她胸前。

  感觉到男人赤×裸裸的目光,童夕立刻反应过来,吓得抱住胸部,眯着眼眸,心里暗骂:你看我的胸干嘛?难道胸大有罪吗?

  傅睿君挑眉,余光扫视一圈后,严肃的开口:“全部给我回宿舍呆着,哪里都不准去。”

  几名军官立刻疏散学生,童夕一直愣在原地一动不动,她虽然胆大,但还是第一次见到死人,而且死得如此残忍,心里一直发毛。

  傅睿君眯着迷离的眼眸,清冷的语气问道:“你不害怕?”

  童夕:“害怕,但是我更想知道真相,我中午看到这一幕的时候,你还不相信,还要处罚我,我……”说到这里,童夕猛得一顿,僵住了。

  因为她此刻想到,处罚她的时候,鲁彤彤并没有出事,即便她晕过去大家还有继续操练过,也没有任何一个人失踪。

  太诡异了。

  她想到的,傅睿君也早想到了,男人双手插袋,缓缓走到她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态度颇为轻挑:“你当时看到的确定是这个女生?”

  童夕猛得抬头,瞪大眼睛看着眼前靠近的男人,健壮硕大的身躯像一股强悍的气压,让她连呼吸都不敢用力,紧张的摇摇头。

  这时候曾丹冲了进来,紧张的说:“傅队,已经报告上去了,侦查队马上赶来。”

  傅睿君邪魅的眼神又一次把目光定格在童夕的胸前,一字一句说道:“敢在我的地盘杀人,如此猖狂的凶手,我还真的是第一次见,不用等侦查队出手,我傅睿君就可以把她揪出来。”

  又看?又看?

  这个男人干嘛这样盯着她的胸口说这段话?难不成认为是她妒忌别人比她胸大,出手杀人割胸的?

  “你干嘛这样看我?不是我做的。”童夕咽下口水,紧张不已。

  傅睿君扬起丝丝邪魅的笑意,一步一步往童夕走去,童夕慌忙后退,这趋势完全不知道男人心里想着什么。

  曾丹和几名军官傻眼了,看着傅睿君一步一步把童夕逼到墙壁上,突然伸出一只手……壁咚一下。

  童夕紧贴着墙壁,双手环抱着胸前,错愕的看着这个高深莫测的男人。

  “真的不是我做的。”童夕深呼吸,心脏剧烈起伏,因为男人的靠近变得紧张,更因为他的眼神变得慌乱。

  傅睿君撑上墙壁后,头缓缓压低,冷淡的声音磁性诡异:“凶手就就在你们这群学生里,照顾好你的两个肉包子,要不然下一个就是你了。”

  肉……肉肉肉包子?童夕大眼睛眨了眨,感觉内脏有一口老血喷出来似的冲动。

【免费】《以爱为名,冠之你幸》全文在线阅读 

第14章 你是故意想整死我的

  发生命案后,破案警察和法医立马赶到特训营。

  第二天早晨死者的父母也都到场了。

  初步鉴定结果:死者女,20岁,大三学生,死亡时间大约是晚上8点到9点之间,死因是失血过多,死者后脑勺有重击,双胸部被利器所割掉。

  傅睿君将资料合上,甩到桌面上,抬头看着曾丹,“找到凶器了吗?”

  曾丹摇摇头。

  “侦察队对学生进行细查,有没有疑点?”

  曾丹轻叹一声,往傅睿君办公桌面前坐下,认真地说:“36个学生,均有不在场证据和证人。”

  “不可能。”傅睿君脸色突然一沉,斩钉截铁的否定曾丹的话,这个训练营除了他们野狼精锐部队的人除外,就只有这群学生了。

  别说外人,就连一个苍蝇都飞不进来。

  对于傅睿君来说,军人的荣誉比自己的性命还重要,他认为凶手百分百不会是部队里面的人。

  他靠在椅背上,突然挑起二郎腿,变得慵懒随性,邪魅的眼神高深莫测,看着曾丹一字一句缓缓道:“这群学生里面有人在说慌,可能不是一个人,是多个人在制造不在场证据。”

  “这……”曾丹懵懵懂懂的伸手挠了挠后脑,低头沉思。

  傅睿君:“8点到9点这段时间,童夕在哪里?”

  曾丹猛得睁大眼,错愕的看着傅睿君:“傅队,你怀疑是童夕?”

  傅睿君眯眼,余光冷冽射向曾丹。

  曾丹连忙说:“凶手应该不会是童夕,她当时在医务室休息,还有一个同学陪着她,可以为她作证的。”

  傅睿君冷冷一笑,讽刺道:“你认识她才一天而已,就这么维护她?”

  “童夕她不像是凶手。”曾丹紧张解释。

  傅睿君脸色愈发阴沉,目光变得锋利,垂下眼帘盯着桌面的笔筒,清冷的声音缓缓道:“这个女人还真了不起。把她叫过来,我要亲自审问她。”

  “是!”曾丹慌了神,立正敬礼,二话不说转身离开。

  -

  童夕紧张地撵着衣服一角,看着傅睿君冰冷的脸,手心一直在冒汗,经过一天的盘问,她已经跟警察说了n遍。

  很显然,所有人都相信她,唯独傅睿君不相信她。

  还有一个未解之谜,就是她中午在厕所看到的一幕,发生在深夜。

  咋看之下,像是预言。

  但这个世上哪有什么预言?这个男人一定会认为是预谋。

  童夕感觉自己跳进黄河都洗不清,讲不明了。

  静谧的办公室里,整洁简单,书架上是各类公文档案和荣誉勋章。

  男人坐在办公桌前,锐利的目光定格在她脸蛋上,看得她发慌,心脏漏了节拍,紧张不已。

  良久,傅睿君先开了口,“你昨天中午看到的,跟晚上发生的,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童夕缓缓握紧拳头,故作镇定,眼神坚定,这一刻她并不把傅睿君当成长官,而是她童夕的丈夫,反问:“我童夕说的话,你傅三少何时相信过?”

  傅睿君墨黑的深邃并出一道危险的光芒,声音冷如冰:“不要另有所指,直接回答我的问题。”

  “你罚我长跑并不是因为不相信我的话,对吗?”童夕苦涩冷笑,“你是故意想整死我。”

  看着童夕的俏脸,傅睿君脸色难看至极,一言不发凝望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