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日韩女优 > 《以爱为名,冠之你幸》——

《以爱为名,冠之你幸》——

第11章 受训过度晕倒

  雨越下越大,童夕感觉自己快要支持不住了。

  视线模糊,身体累到快要虚脱,她已经忘记自己跑了多少圈,还要跑多久才可以停下来,她也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力气再做俯卧撑。

  傅睿君是想在这里弄死她吧!

  良久之后,曾丹从营里走出来,冒着雨来到傅睿君身边,“傅队,她快支持不住了,不如等雨停了再继续受罚吧。”

  傅睿君一直盯着童夕,没有丝毫动摇,冷冷道:“这个女生没你想得那么脆弱。”

  什么意思?

  曾丹一脸茫然。

  “看她跑完五千米。”说着,傅睿君转了身,往回走,甩下冷漠的背影。

  跑到心脏快要骤停,童夕在朦胧中看到那个男人离开的背影。

  她一直坚持不在他面前倒下,不想让他看到自己的软弱和屈服,可这一刻,她想放声大哭,再坚强她也只不过是个女孩。

  眼前一黑,童夕突然倒下。

  砰的一声,曾丹立刻跑过去,紧张的蹲下身急救,惊慌大喊:“童夕同学……”

  走远的傅睿君听到惊喊,立刻回了头,看到倒在湿地上的女生,毫不迟疑地转身,飞奔冲向曾丹。

  曾丹刚刚扶起童夕,准备抱起她,突然一道力量冲来,一掌把他推开,猝不及防的往后一坐,曾丹整个人狼狈地坐在湿地上,太过突然让他错愕不已。

  等曾丹反应过来的时候,傅睿君已经将童夕横抱起来,嘴里低喊着:“夕夕……”

  看到傅睿君抱着童夕狂奔向医务室,曾丹愣在原地傻了眼。

  夕夕?

  这又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对一个受处罚的学生这么紧张这么亲密?

  冲进医务室,傅睿君紧促地粗喘着气,把童夕放到病床上,军医急忙上前,拿着听诊器紧张开口:“什么情况?”

  “受训过度晕倒。”傅睿君上气不及下气,心脏剧烈起伏,放下童夕马上后退一步让军医上前检查。

  “刚来军训的学生吧?”军医上前,伸手去解童夕的领扣子,边解开边说:“这些学生不像你们精锐部队的人,她们身体吃不消的,这下雨天还操练……”

  医生的话还没有说完,傅睿君突然上前,一把握住军医的手腕,锋利的目光盯着他解童夕衣服的手,一字一句冷冷问道:“你要干什么?”

  军医疑惑不解,歪头看向他:“解开她的外套听心跳啊。”

  傅睿君沉冷的声音异常严肃,握住军医的手腕也越来越用力,“就这样听。”

  军医很无语的叹息一声,站直身体看着他强调:“我是医生,而且她外套里面还有一件短袖。”

  傅睿君不想耽误他看诊,立刻甩掉他的手,“我来脱。”然后伸手去解童夕的扣子。

  被甩开的医生蒙了,这是怎么一回事?

  他医生脱病人衣服是工作,他队长脱学生衣服,难道就不唐突?

  很无语,但也无可奈何,军医只好站在边上等着傅睿君。

  可是……

  傅睿君粗狂的手指借开第一个扣子后,第二个扣子就有点颤抖,弄了好几次都解不开,弄得全身发热,他伸手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深深呼吸一口气。

  越弄他就越烦躁,手指变得不灵敏,指节无意中碰到不该碰的柔软。他心里不由得咒骂:该死的女人,明知道自己胸大还选这么小码数的军装。

  军医不由得皱起眉头,看看女生的扣子,再抬头看看傅睿君的脸,这解个扣子还能紧张到满头大汗,指尖发抖?

  军医刚想开口说让我来吧,可话还没有说出口,傅睿君已经受不了,气恼的放开手,后腿一步:“还是你来吧。”

  军医不由得闷头含笑,摇了摇头。

《以爱为名,冠之你幸》—— 

第12章 又出现的诡异事件

童夕从迷蒙中慢慢清醒过来,感觉头昏脑涨,全身酸痛。

  她抿了抿干涩的唇瓣,眨眨眼帘看着天花板。

  “你醒了?”

  一道女生温和的声音传来,童夕立刻歪头,还没有反应过来自己在哪里,便看见清秀可人的艾米。

  童夕眉头不由得轻轻蹙起,疑惑不已。

  艾米是鲁彤彤的闺蜜,两人形影不离。艾米应该排斥她才对的,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沉思了片刻,童夕缓缓应了一句:“嗯,我怎么会在这里的?”

  艾米拉开凳子,在她旁边坐下来,温和的笑着说:“你受罚的时候晕倒了。长官把你送过来,你已经睡了很久。”

  童夕闭上眼睛,扶额头淡淡的问:“那你在这里干什么?”

  艾米含着丝丝笑意,突然拿出手机打开屏幕亮在童夕面前,“你看,现在已经是晚上八点了。我照顾你三个小时。”

  童夕歪头,瞄了一眼艾米的手机屏幕,时间是8:15。

  她抬头看看艾米,疑惑不解:“你照顾我?”

  艾米点点头。

  童夕觉得这怪事真多,艾米和鲁彤彤跟她势不两立,竟然会来照顾她。

  因为两人没有话题,很快就陷入僵局。童夕只好假寐着,休息了一会缓缓开口问道:“是曾教官送我过来的吧?”

  “不是。是那个长得很帅的长官,听别人说他姓傅。”

  傅睿君?

  童夕猛得睁开眼睛,错愕的看着天花板,心脏不由自主扑通扑通地跳了几下。

  艾米盯着童夕呆滞的脸沉默了。

  两人静静的呆着。

  良久之后,病房外面突然进来几个同学,一进来就围上童夕,七嘴八舌问了起来。

  童夕一一道谢。

  大家闲聊着,突然一个女生发出诡异的声音。

  “那个女厕所真的很邪乎,以前里面死了一个女生,听说是军训操练过度死的。”

  艾米立刻紧张的竖起手指放在嘴边:“嘘嘘……别乱说话,被那个酷酷的长官听到,你下场就会像童夕这样了。”

  这同学立刻闭上嘴。

  童夕她不相信这个世上有鬼神,但中午哪事件实在太诡异。要是她当时淡定一点,查看一下地面上的人是谁,那该多好。

  她也不至于受罚了。

  童夕觉得心里发毛,冷不防打了个寒颤,扫视一圈大家,诺诺的问:“下午一直下雨吗?”

  “对呀,所以没有室外操练,在室内操练呢。”

  童夕:“除了我,大家都到齐了吗?”

  同学都点点头。

  童夕不由得紧皱眉头,那这就太奇怪了,难道厕所里的一幕是恶作剧?

  聊了很久,同学都结伴离开回宿舍,童夕关了灯继续睡在医务室里面。

  漆黑一片的房间,微风徐徐,吹进房间,听到外面的叶子沙沙作响。

  因为那突然消失的尸体事件,童夕根本无法入睡。

  辗转难眠,不知过了多久,外面突然一阵惊叫:“啊啊啊……救命啊……死人了……死人了……”

  童夕猛的坐起来,伸手开灯,顿了几秒,认真聆听外面的惊叫声,确定不是自己听错,立刻下床,穿上鞋子冲出医务室。

  随着惊恐的尖叫声,童夕冲往对面楼的女厕所,在路上碰上闻声而来同学和教官。

  “发生什么事了?”童夕捉住一个童同学紧张的问道。

  同学惊慌失措:“不知道啊!好像又是那个女厕所里面出现死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