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日韩女优 > 完整版—《暖婚百分百厉少无限宠》—全文在线阅读

完整版—《暖婚百分百厉少无限宠》—全文在线阅读

 

第7章 生米煮成熟饭

布桐:“……”

她已经是已婚女人了,哪来的资格得婚前恐惧症啊?

“爷爷,我没事,”布桐嘴角勾起了一抹邪恶的笑,“既然我没找到真爱,只好愿赌服输咯。”

“宝贝真是个一言九鼎的好孩子,有爷爷的风范,”布老爷子爽朗大笑,“你厉爷爷刚刚打电话来,约咱们去厉家吃晚饭,你记得准时到啊。”

“好,爷爷再见。”

布桐甜甜地告了别,挂上电话,看见有一条新短信,点开一看,却是空白的,连个标点符号都没有。

看着上面的陌生号码,布桐第一反应就想到了厉景琛。

她记得不知道从哪里看到过,说空白短信代表两种意思,一种是无话可说,另一种则是满肚子的话不知道从何说起。

不知道厉景琛的这条短信,代表的是哪一种呢……

布桐不自觉地扬起了嘴角,保存了号码,想了想,又给他回了一条短信。

……

冷色调的办公室内,俊美的男人慵懒地靠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一个高脚杯,轻轻晃动着里面的红色液体,视线落在某个虚空处若有所思。

“叮”的一声,短信提示声响起。

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手指划开屏幕,跳入眼帘的,是署名为“布桐”的短信。

“结婚的事情,可不可以先跟你家里人保密,我想选个合适的时机再公布。”

男人简单回了一个字:“好。”

车里的布桐抓了抓头发,还真是言简意赅的回答。

她想了想,又回复道:“你放心,不会太久的,最多一星期,等公布了,我就搬去你家。”

天知道布桐是怎么红着脸打出这些字的,但她是一个言出必行的人,既然答应了要好好组建家庭,迟早是要迈出这一步的。

厉景琛盯着手机上的文字,久久没有回过神来。

幽深沉静的眼底,像是被暖风拂过的冰川,有了丝丝融化的迹象。

男人退出短信,拨出了一个号码。

“派人把星月湾的房子整理出来。”

“……你要搬去星月湾?那不是你的婚房吗?不是说,结婚之前谁也不许住的,连你自己都不能住。”

“现在可以了。”

电话那端差点没炸开,“老大,难道……难道你跟布小姐……”

“现在起,改口叫嫂子。”

“窝草窝草窝草!”

“以后在你嫂子面前,不许说脏话。”

宋迟:“……”

“说好一起单身到白头,老大你却偷偷调了头,我的心好痛……嘟嘟嘟……”

电话里传来一阵挂断的忙音。

宋迟:“……”单身狗就活该被挂电话吗呜呜呜。

厉景琛倒不是故意挂他电话,只是有新的电话进来时,切换的时候手滑挂掉了。

再次开口,他低沉的嗓音中多了一抹尊敬,“爷爷。”

电话那端愣了一下,旋即传来爽朗的笑声,“哈哈哈你这小子,私底下不都叫我老布的吗?倒是很自觉改称呼嘛。”

“您准备好改口费,我抽空过去拿。”

“你小子居然会耍嘴皮子了?”布老爷子笑得更开心了,“一定是跟桐桐学的,我可警告你,千万别跟桐桐学坏了,那丫头贼着呢,刚刚在电话里演技大爆发,要不是你第一时间发了结婚证的照片给我看,我差点就信她了,她这会儿还指不定憋什么坏要教训思源呢……”

厉景琛眼底闪过一抹温柔的光,“放手让她去,出事我兜着。”

“话说,老布我今天这波操作真是666啊,多亏昨天晚上桐桐她奶奶托梦给我,叫我好好看着宝贝孙女,说近期有大事发生。

于是老布我起了个大早,偷偷等在桐桐公寓楼底下,跟着她出门,没想到是思源那个小混蛋欺负我家桐桐!

我的孙女我了解,古灵精怪着呢,人不犯她,她不犯人,人若犯她,斩草除根,她就算除不掉思源,也一定会想办法出这口恶气的……”

布老爷子喝了一口茶,继续得意道,“这个时候,我果断做出了明智之举,一个电话就让你的身影出现在她眼前,她心底的小恶魔还不立马钻出来,往你身上打主意?

我老布真是宝刀未老,运筹帷幄啊,这么轻松就把你们俩的事情搞定了,我心里的大石头总算放下了,接下来就等着抱小琛琛和小桐桐咯……”

厉景琛不客气的道:“我努力。”

“哈哈哈,你体力这么好,我不担心你,我是担心我那娇滴滴的宝贝孙女受不了哈哈哈……”布老爷子八卦地打探道,“你今天就没趁势那啥那啥,把生米煮成熟饭,嗯?”

厉景琛捏了捏眉心,“爷爷,一把年纪了,少开车,更别去脑补那啥那啥的画面,小心心脏受不了。”

“没事没事,就算你真的把桐桐那啥那啥了,爷爷也不会怪你,顶多就是揍你一顿哈哈哈……你记住,千万不能让桐桐知道咱俩之间的关系,我还准备到时候跟她飙一出戏骗骗她,没准日后还能给你们神助攻呢。”

厉景琛:“好。”

“你这孩子,什么都好,就是性格太冷,今天这通电话,是你说话最多的一次了,跟你聊天真是没劲,五句之内必定被你聊死……”

布老爷子长叹了一口气,突然伤感了起来,“这些年,为了保护桐桐,不能告诉她你的身份……”

完整版—《暖婚百分百厉少无限宠》—全文在线阅读

第8章 搬去他家住

厉景琛沉默了将近半分钟,才平静地出声,“都过去了。”

“对,过去了,都过去了……”布老爷子苍老的嗓音忍不住哽咽,“现在好了,你们终于结婚了,老布真是太高兴了,高兴得喜极而泣,老布我这辈子唯一的心愿,就是希望你们两个能恩恩爱爱,平平安安地白头偕老……”

厉景琛转头望向落地窗外晴朗澄澈的蓝天,“我们会的。”

其实在她说出她愿意嫁给他的那一刻,他就想跟她说一句话——

“你拿自己一生的幸福来跟我赌,我又怎么可能让你赌输……”

……

布桐在车里坐了许久,等稍稍平复好心情,才开着车,在附近找了一家高档餐厅简单吃了个午饭。

她拿出手机看了一眼经纪人兼闺蜜唐诗给她发来的试镜地址,居然就在厉氏大厦。

布桐从餐厅出来,刚坐上车准备去厉氏,手机便响了起来……

“诗爷,你到了?我正准备去厉氏。”

电话那端传来一个干净利落的嗓音,“桐桐,我这边临时出了点事,晚点才能赶过去,你先去试镜,自己注意安全,还有,这个代言对咱们很重要,不能任性,务必要拿下,明白?”

布桐弯了弯唇角,“知道了,你那边出什么事了?要紧吗?”

“小事,我可以搞定,晚点就过去找你,一会见。”

“嗯,拜拜。”

布桐挂上电话,开车来到厉氏大厦,看着眼前耸立的高楼,心情十分复杂。

谁能想到,再次走进这里的时候,她已经多了一个身份——厉景琛的太太。

想到厉景琛,布桐急忙拿出手机,再次看了看短信,眉心渐渐紧拧了起来。

她发出那条短信之后,厉景琛便一直没有回复。

是她说要搬去他家住,太过直白,吓到他了?

还是他在忙,没有时间回复短信?

布桐收起手机,敛了敛思绪,走进厉氏大厦。

连她自己都没察觉到,脸上浮现出了一抹淡淡的失落……

……

来到试镜的影棚时,已经有几个当红的女明星在休息区等候了,一个个穿着最能展现自己身材的服装,每个人身旁都围着一群保姆助理化妆师。

布桐环顾了一圈,看见偏远的角落有张沙发还空着,正准备走过去,一个曼妙的身影突然拦在了她面前。

“哟,我当是谁呢,原来是聚星的当家花旦啊,有一阵子没见到你了,听说是因为现在所有的广告商都把你拉进黑名单了,不过你心理素质还真是强啊,都这种时候了还敢出来试镜争代言,佩服佩服……”

秦依依穿着一身白色的露背长裙,精致的脸上化着得体的妆容,双手环胸,睨着布桐。

“依依姐,她来了也是自找耻辱,这个广告的代言非你莫属,你瞧瞧,不是说布桐红得发紫吗?怎么身边连个助理都没有,穿得这是什么衣服啊?出门也不照照镜子……”秦依依身旁的跟班附和道。

秦依依轻笑着嘲讽道,“聚星现在是什么情况?放任自己家艺人穿成这样出来丢人现眼,连件像样的衣服都不给你准备了?还是说,准备不走寻常路,来个特立独行博人眼球啊?还真是你的作风……”

周围的人听到这话,都跟着笑了起来。

“说完了?”布桐掏了掏耳朵,淡淡地看着秦依依,“你的演技如果能有你的话多,至于到现在还徘徊在三线位置?”

“你……”被戳中痛处的秦依依,瞬间气得脸蛋扭曲,“布桐,你得意什么?我起码还能往上爬,而你呢,已经从神坛跌落,这辈子都别想有过去的辉煌了!”

秦依依童星出身,成名比布桐早得多,加上一张姣好的脸蛋,在娱乐圈顺风顺水。

可后来却被一夜爆红的布桐横插一脚,处处都被她抢了风头,这口气,终于在布桐作死公开出柜后找到了发泄之处。

不趁势踩布桐两脚,她都对不起自己!

布桐淡淡一笑,“看不出来,你还挺励志,真当自己是蜗牛一步步往上爬呢?人家蜗牛还不一定乐意跟你当同类呢,毕竟人家爬的是路,而你嘛……”

布桐没有再继续往下说,秦依依却被气得抬手就要扇她的耳光,“你胡说八道什么,谁爬床了?”

布桐眼疾手快,在空中扣住了她的手腕,“我什么都没说,你倒是急着承认了?一口一个爬床,说得还挺顺口。”

“你……”秦依依气得直咬牙。

周围的人都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巴不得她们两个撕得更狠一点。

不过很明显,秦依依根本不是布桐的对手。

如果布桐出柜算黑点的话,秦依依这辈子怕是洗不清了,她爬过多少男人的床,估计连自己都数不过来,在圈内早已是一个公开的秘密。

秦依依精致的脸上青一阵白一阵地替换着,好在她的小助理走进来,缓解了尴尬的场面。

“依依姐,这是您要的咖啡。”

秦依依一把甩开布桐的手,把气都撒在了助理身上,“废物,买杯咖啡怎么这么久,我怎么养了你这么个东西!”

小助理被骂得满脸通红,“对不起依依姐,您指定要喝这家的咖啡,有点远,我已经用了最快的速度了……”

“你还敢顶嘴?”秦依依抬手,狠狠给了助理一个耳光。

助理被打得偏过头去,脸上赫然出现五个鲜红的手指印。

她眼底噙着泪,急忙道歉,“对不起依依姐……”

秦依依的气消了不少,拿过助理手里的咖啡,眼底飞快地闪过了什么。

布桐冷冷地看着这一幕,没再理会她,刚想迈开长腿往沙发的方向走去,手臂却被秦依依拽住。

下一秒,“哗”的一声。

温热的咖啡顺着布桐胸前流淌而下,浓郁的香味在空气中弥漫开来,周围的人都震惊地观望着眼前的一幕。

布桐低着头,看着从白T恤一直蔓延到裙子上的大片污渍,巴掌大的小脸一寸一寸冷了下来。

“哎呀,手滑了一下,泼到你身上了,真是对不住啊。”秦依依一脸虚伪的歉意。

布桐抬起头,冰冷的眸光扫向她。

在场的人都感觉到了布桐身上散发出来的寒意,她不说话,偏偏那股气场比发飙时还要让人不寒而栗。

原本在窃窃私语的声音戛然而止,空气中陷入了一团死寂。

小跟班扯了扯秦依依的手臂,压低嗓音道,“依依,会不会过分了?她可是布家的掌上明珠,我们得罪不起……”

秦依依猛然意识到了什么,脸上爬上了几分慌乱,辩解道,“都说了我不是故意的,这样吧,我好心借一套衣服给你,就当做善事了,你穿成这样,就算没弄脏,也没资格参加试镜……去,把我那条备用的裙子拿过来。”

小跟班急忙去拿了一条黑色的连衣裙过来。

秦依依高傲地扬了扬下巴,“赶紧去换上吧,可千万别弄脏了,这条裙子可是限量版的。”

“我说要穿你的裙子了?”布桐勾了勾唇角,眼底闪过一道寒芒,握住秦依依端着咖啡杯的手,一个用力。

“哗……”

剩下的半杯咖啡,一滴不剩地倒在了秦依依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