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日韩女优 > 《一纸成婚林少宠妻入骨》—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一纸成婚林少宠妻入骨》—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显而易见的鄙视

看到it精英李浩轩的时候,沈唯着实吃了一惊。

程序员不修边幅,这是宇宙真理,大家都能接受。可是这李先生,也太不修边幅了吧!

身上一件优衣库特价19.9元的黑色T恤,已经洗得褪色变形也就罢了,关键是肩头还有一层头皮屑!

沈唯不动声色看看他的头发,幸好,头发还算干净,没有油得一缕一缕贴在脑门上。

看到沈唯,李浩轩眼前一亮,殷勤地帮她拉开椅子,“沈律师,请坐请坐。”

沈唯笑笑,“别这么客气,就叫我沈唯吧。”

她决定还是不要太以貌取人,先坐下来聊聊再说,说不定李浩轩很有内涵呢?

服务员上了菜,两人边吃边聊。

聊了十来分钟的各自的工作,李浩轩开始切入正题。

“你们这行蛮辛苦的吧?结婚后,恐怕很难照顾家庭。”

沈唯又笑笑,“哪行不辛苦?你们it行业,也很难照顾家庭吧?”

李浩轩很认真地皱皱眉,“男人还好,毕竟要以事业为重。女人就不一样了,对女人来说,最重要的还是相夫教子,把家庭经营好。”

“是吗?你的意思,是希望自己的妻子做全职太太?”

李浩轩赶紧摆手,“生活压力这么大,靠我一个人养家可不行。我的意思是,老婆最好有个清闲、收入高的工作,包揽家务之余,也能赚钱。”

工作清闲还收入高?包揽了家务还要会赚钱?

沈唯真是开了眼了,世界上还有这么不要脸的男人!

沈唯忍不住冷笑,“那你要求挺高的。”

李浩轩来劲了,“这要求也不算太高,毕竟我现在事业小有成就,找个老婆,至少要配得上我吧?”

他开始滔滔不绝了,“我买的期房明年就能交房,结婚了老婆出装修的钱,再陪嫁一辆车,房子车子就妥当了。再加上我每年40多万的收入,小日子过的还是可以的。”

沈唯故意逗他,“那房产证会加上女方的名字吗?”

李浩轩震惊了,“房子是我婚前买的,为什么要加女方的名字?再说了,我的房子,房本上写的是我爸妈的名字。就算我想加,我爸妈也不会同意嘛。”

沈唯淡淡道,“可是女方不是出了装修和车吗?”

“那她不是也住我的房子了吗?又没收她的租金。”

“我看你不如买个机器人保姆,再花钱找人代孕生孩子。结婚这种事,不适合你。”沈唯站起身,看都懒得再看李浩轩,“李先生,我还有事,先走一步,您慢慢吃。”

说完,沈唯掏出钱包,拿出一百块放在桌子上,“对了,这是我那份饭钱,您收好。”

“哎哎哎,沈唯,你别走啊!我对你印象挺好的!”李浩轩在后面喊,“相亲就是奔着结婚的,我把话说清楚一点没什么不对吧?”

沈唯懒得理他,加快脚步往外走。

没想到李浩轩追了出来,“沈唯!沈唯!”

他一边跑,一边大喊沈唯的名字,周围的食客纷纷朝他们投来异样的目光。

沈唯很想假装没听见,假装不认识,但是已经晚了,李浩轩已经追过来拽住了她的手腕,“沈唯,你听我说,”他气喘吁吁的,“房子加姓名这件事,也不是不能商量的,你说对吧?等咱俩结了婚,可以征求一下我爸妈的意见,如果他们同意加名字,我肯定没有二话!”

沈唯简直要疯了,她怎么会遇到这么个极品大奇葩啊!

不过是相亲第一次见面,谁说要跟他结婚了!这人脑子是不是有病!

“你放手!”沈唯恼了,用力挣扎,“你再这样,我就报警了!”

沈唯发起火来,也是很有气势的,李浩轩愣了愣,松开了手。

沈唯赶快走,一转身,发现林彦深就站在她身后不远处。

最多三四米的距离,他穿了件很随意的白T,站在一个包间的门口,正盯着她看。

沈唯的脸一下子红了。

刚才那丢人的一幕,都被林彦深看到了!

沈唯情不自禁地抬手理理头发,她恨死李浩轩了,害得她这么狼狈不堪。

沈唯低头迅速往外走,经过林彦深身边时,她闻到了浓浓的酒气,然后,她似乎听见他轻笑了一声。

那笑声里,有显而易见的鄙视。

《一纸成婚林少宠妻入骨》—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我不会心存幻想的

沈唯很恼火,他凭什么鄙视她?

相亲遇到神经病,又不是她的错,他笑什么笑?

沈唯很想狠狠地质问他,回击他,但转念一想,又觉得没有必要。

他身上酒气那么重,很明显是喝多了。跟一个醉汉,有什么好计较的?

更何况,林彦深和她,“好像没有什么私交”,闹些口角之争,又有什么意思呢?

沈唯怕李浩轩又追上来,拐弯去洗手间补了补妆,看时间已经过去了半个多小时,才走出饭店准备打车回家。

站在路边,沈唯正低头看手机,一辆宾利在她身前缓缓停下,车窗落下,露出了林彦深的脸。

林彦深似笑非笑地看着她,朝她勾勾手指,“沈唯,过来。”

沈唯很是莫名其妙,干嘛,不是没有私交吗,喊她过去做什么?莫非他突然善心大发,想送她回家?

“沈唯,你的眼光越来越差了。”林彦深啧啧有声,“刚才那个男人,就是你找的未婚夫?”

他嘴里的酒气扑到她的脸上,沈唯皱皱眉,“林彦深,你喝多了。”

“哈!”林彦深笑起来,“陆景修把你甩啦?不对呀,当初你们俩不是爱得要死要活,情深似海吗?”

他的声音里,有满满的恶意。

沈唯不想理他,径直朝前走。

林彦深却让司机跟在她后面慢慢开,继续讽刺她,“真是没想到,眼高于顶的沈唯,连刚才那种男人都能凑合了。想让他的房子加你的名字,他不同意是吧?听上去真是心酸啊。不过呢,其实你也不用这么辛苦,有钱人多的是,你再钓一个不就行了吗?”

“够了!”沈唯忍无可忍地站住,对林彦深怒目而视,“林彦深,你凭什么羞辱我?我跟谁分手,跟谁交往,跟谁结婚,跟你有关系吗?你凭什么对我的私事指指点点?”

正好出租车来了,她打开车门坐了上去,扭头又冲林彦深喊道,“林彦深,别让我鄙视你,看不起你!”

出租车绝尘而去。

宾利里,林彦深目光冰冷,嘴角抿得紧紧的。

司机老许吓得一句话都不敢说。林总今天真的喝多了。中途出去透了透气之后,回来就开始喝闷酒,一杯一杯,半小时都没怎么停。

老许真是想不通,林总以前喝多了也只是闷闷的不爱说话,绅士风度还是在的。

哪儿像今天这样,冲着路边的姑娘就是一通羞辱,也不知道那姑娘怎么得罪他了。

老许偷偷看看林彦深的脸色,越看越觉得奇怪。

林总这人喜怒不形于色,很少看到他笑,更少见他发脾气。他心里想什么,从来没人猜得透。

可是今天,林总破功了。

刚才那些讽刺的话,要不是亲耳听见,老许真不敢相信是从林彦深嘴里说出来的。

“嗡嗡嗡……”

林彦深手里的手机忽然震动起来,他接起电话。

“彦深,应酬完了没?今天没喝酒吧?”纪远歌甜美的声音响了起来。

“嗯。”林彦深只嗯了一声。

“我学会做戚风蛋糕了!明天做一个,送到远洋给你尝尝?”纪远歌已经习惯了林彦深的沉默寡言,丝毫不在意。

“不用了,你身体又不好,做这些做什么?”林彦深淡淡道,“你什么时候去医院检查?我陪你。”

“真的吗?那太好啦!”纪远歌高兴坏了,“后天就去呢。那我等你来接我哦!”

“好。”

挂了电话,林彦深闭上眼睛,很疲惫的样子。

老许在心里暗暗叹息,林总和纪小姐真是一对璧人呢,只可惜,纪小姐得了绝症,活不了几年了……

沈唯还没到家,李桂莲就给她打电话了。

“妈,你怎么还没睡?”

“唯唯,今天相亲,是不是不顺利?我听张姨说,男方很生气呢,说你很没礼貌。唯唯,你到底干什么了,把人家气成这样?”

沈唯一肚子火正没处发泄,听见老妈问她,噼里啪啦一通诉苦,“妈,我求你了!你以后别逼我相亲了行吗?今天那个李浩轩,简直是个极品!”

沈唯把李浩轩的极品言论说了一遍,本以为老妈会站在她一边,申讨极品男的,结果李桂莲弱弱来了一句,“唯唯,你跟妈说实话,你是不是还想着那个林彦深?”

沈唯猝不及防地听见林彦深的名字,一时怔住了。

“这么多年,你都没再谈过男朋友,妈知道,你心里肯定有放不下的人。”李桂莲轻声道,“唯唯,你今年26了,没几年好光景了。林家有权有势,我们高攀不起,还是踏踏实实过日子吧。”

“妈!我没有想着他!”沈唯极力辩解,“如果有合适的,我一定会恋爱结婚的!”

“那就好。结婚讲究门当户对,高攀的婚姻,不会幸福的。”李桂莲叹息道。

沈唯心口一痛,声音也软下来,“妈,我知道了。我不会心存幻想的。”

她知道妈妈的意思。

当年,李桂莲和沈唯的生父沈定国也是门不当户不对。

灰姑娘李桂莲嫁进了沈家,给沈家生了一儿一女,本来夫妻还算恩爱,可是结婚第七个年头,小三刘慧琪带着女儿找上门来了。

一边是给自己生了一双儿女的发妻,一边是小三和私生子。沈定国选择了后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