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日韩女优 > 【全章节】偏生痴爱不入心小说在线免费/偏生痴爱不入心

【全章节】偏生痴爱不入心小说在线免费/偏生痴爱不入心

 他唇轻弯了下,看起来有点像想对我笑,却又有点懒得笑的感觉,“少抽点,对身体不好。”

 
“……”我刚想往唇边送烟的手一下顿住,默了默别看眼低低的回了声,“嗯。”
 
“挺听话啊。”他声音带起了一点笑意,听起有些慵懒,有些性感。
 
不过此刻的我一点都欣赏不来,我想起了在出租车上的时候,他明明知道我会抽烟没散我就算了,还故意说那种话,现在又这样说,是不是在暗示我以后也别抽烟。
 
说真的,我不喜欢这种感觉,被束缚压制着的感觉,而且我对一上来就各种这样不行,那样不能的男人没什么好感。
 
原本茫然的心,忽然就变得有些烦乱,我没吭声,抬起手上的烟又深深的吸了口就侧过身掐灭了。
 
拉了拉按在胸口的薄被,我挪到床沿,准备下床找衣服先穿上。
 
“干嘛呢?”他问。
 
“穿衣服。”我脚踩在鞋上,低低的回,视线不敢乱挪。
 
手臂忽的被扣住,我身体一僵,顿了秒后先抬起头,才敢转过去看他。
 
入眼的他抬起手上的烟深吸了口,也不说话,我不由得蹙眉,“干嘛?”
 
他没回我,拧着眉才吐出烟雾,又将烟送到唇边抽了口,然后身体朝我倾过来。
 
我下意识往后倾身避让开,他捏着烟的手已经穿过我,朝烟灰缸探,“穿什么,睡觉了。”
 
“?”我懵了一瞬,连忙说:“不穿我不习……”
 
我话还没说完,他就收回手,人往床上挪的同时拽着我的手臂就往床上拉。
 
“诶——”我被他拽得往后倒,不由得轻呼出声。
 
他没松手,轻易将我拽上床,被子一掀,朝我就压过来。
 
我瞬的又慌了,已经知道他要做什么,倒抽一口凉气,身体不受控制的往后挪。
 
是感觉到了我的抗拒,他松开我的唇微微抬起头,我清楚的看到那黑色的眸里有什么在闪动。
 
我身体一僵,没敢动,他顿了一秒说:“不愿意?”
 
“……”大哥!我是不愿意啊!问题是我敢说吗?!“不、不是……”
 
“不是?”他微微抬起上半身,侧头看向我抵在他肩上的手,“那你这是干嘛?”
 
我指尖微攥,双手很怂的就变得无力。
 
我一边对自己无语,一边滚了滚喉咙回,“是、是还痛着。”
 
他眉梢瞬的微挑起,那不置可否的眼神看得是我一口血卡在嗓子眼,因为我又想起了自己没落红的事情。
 
我正不知道说什么,他忽的再度低下头,轻轻厮磨着说:“习惯了就不痛了。”
 
“……”我无语,憋了憋微微别开头。
 
他却一把掐着我的脸颊,将我避开的脸转过来。
 
我闭着眼不敢睁开,心里带着抵触的不愿意回应,但他却不在意……
 
他呼出的气息很热,熏得我脑袋发晕,那种浑身无力,手脚发软的感觉又上来了,而且胸口热热闷闷的,说不上好,也说不上坏,但却让我的心跳快了起来。
 
他扣着我脸颊的手这时松了开,覆上我的腿,然后在往上……
 
我一怔,身体几乎崩成了直线,他应该是感觉到了我的不适,他那双狭长的眼微眯起,黑色的眸只能看到一半,但目光却是慑人的。
 
以为他不高兴了,我不安的滚了滚喉咙,“怎、怎么了?”
 
“你那么紧张,还得痛。”他声音有些哑,声线也有些紧绷,但却没有生气的感觉。
 
我心放下了,却也不知道说什么,他忽的又微微低下头,在我唇角轻触了下才抬起,“才做了不是?没什么好紧张的,次次都痛还得了?”
 
“……”他的话让我原本微热的脸刷一下烧起了起来。
 
我不太确定他这话是讽刺,又或者是试探,更或者是……他其实是相信……
 
我还在纠结,他的唇再次落下,轻触上我的脸颊,轻柔而缓慢的朝着我耳边挪,“也就第一次痛而已……”
 
他声音更低了,像含在喉咙,带着某种震动,震得我心脏有些酥麻,鼻梁忽的就有些酸。
 
“我……我真的是第一次……”我在他的唇挪到我颈侧的时候终于憋出了这句一直很想说的话。
 
他溅在我肩颈的气息忽然有些大,像是在笑,然后他抬起头,看向我,“刚才才是第一次,现在已经是第二次。”
 
“……”他这是相信我吗?
 
我怔怔的看着他,他却微微别开头笑了声,又转过头来看我,“能别用这种眼神看我么?”
 
我回过神来,连忙抿住唇垂下眸,而他的吻却再次落下。
 
不管他这话是真的还是违心的,不可否认的是我确实被安抚到了。
 
身体再度软了下来,心里的抗拒也在吻里渐渐消失,被这样信任着,是种被疼爱的感觉……
 
身体变得乏力,我扣着他手腕的手轻轻发颤,呼吸有些不稳,就连视线都变得迷离,脑袋都晕晕沉沉的。
 
我脸不受控制的一阵阵发烫,在他从我胸口抬起头看我的时候,我连忙轻合上眼微微别开头。
 
他下颚紧绷,唇抿成一线的垂着眸眯着眼看我。
 
我以为不用忍太久的,就好像之前那样,他很快就会结束,但我错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挣扎着想踢开被他紧紧扣住的脚踝,想逃,但他却扣得更紧。
 
我闭上眼,只顾喘息,脑袋空得浮现不出任何东西。
 
耳边的喘声渐渐平稳,而我的却依旧连眼皮都不想动一下。
 
有温热柔软的触感落在我耳鬓间,他低低的声音带着热气拂过我的耳蜗。
 
“是不是不痛了?”
 
“……”我……我……感情我之前的痛都白喊了!
 
我是被他一句气得呼吸窒了窒,努力掀起眼皮脑袋往边上挪了点侧过头看他,没吭声。
 
他定定的看了我两秒,随即眉梢轻挑起,“还痛?”
 
“……嗯。”我抿着唇,闷闷的嗯了声。
 
讲真,如果他不是哥,我得罪不起,我特么现在就把他踹下床!
 
“噢……”他轻噢出声,了然的轻点了下头,“估计是还不习惯。”
 
“……”
 
“我抽支烟休息会,然后我们再习惯习惯。”
 
“?!”
 
第二天醒来,房间通亮,那是阳光,从未拉着窗帘的窗透进的阳光。
 
意识渐渐清晰的同时,感觉也清晰起来,疼痛随着蔓上。
 
头疼,腰疼,腿疼,整个人如同被狠揍过一顿似的,连骨头都是散的……
 
我难受的呻咛出声,那声音哑得可怕,带着厚重的鼻音,喉咙也涩的发痒。
 
高天恙已经离开,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走的,不过脑海里房间一如既往的整整齐齐,就是床凌乱的厉害,床单有一半都挪到了地上,空气中还淡淡的腥甜气息……
 
我拧着眉,艰难的撑起生靠在床头缓了好一会,才挪到床沿,弓腰从地上捡起那浴巾披上后抖着脚去给自己倒了杯水。
 
水喝下去,喉咙终于舒服了不少,但身体依旧很疲惫,而且人也困顿得厉害,但我还是强忍着不适进了浴室,打算冲个澡。
 
结果人才往镜子面前一站,就把自己吓了一跳,不仅眼睛肿得厉害,唇也肿着,左胸口上方一点乌青的一块……这还叫种草莓么?根本就是蓝莓好吧!
 
脑袋不由得闪过昨晚的画面,我脸有些热的转身,迈着瑟瑟发抖步伐走到热水器拧开水。
 
希望昨晚那样的高天恙只是憋太久没碰女人的缘故,要不别说两年大嫂了,一个月大嫂都撑不下去……
 
我随便冲了下就出了浴室,换上睡衣后将床单扯掉,也懒得重新铺就直接倒在床垫上,又睡了过去。
 
这个回笼觉睡起来太阳已经西斜,虽然身体依旧酸软,小腹也还有些酸痛,但精神了很多。
 
我看了眼床头柜上的小闹钟,发现已经快六点,难怪那么饿呢……
 
爬坐起来,打开床头柜的抽屉拿出烟点了支烟,我正想着是叫外卖还是漱洗了之后出去吃顺便去上班,脑袋忽的怔了下,靠着床头的腰猛的直起。
 
不对啊!我都是高天恙的女朋友了,我还去上毛的班啊!大哥的女人好么!
 
按正常来讲,就算上班他也不可能让我再去那种地方上不是?
 
他应该给我生活费,然后在我表示想上班的时候,他就用他的关系给我安排个清闲的工资又高的工作这才对嘛……
 
也不对啊!这都一天了,高天恙人喃?!
 
他就算白天有事,这都下午饭时间了,他不是应该打个电话给我,约我吃个饭啥的么?!
 
电话……对了!电话!
 
我想着,又转头朝床头柜扫了一眼,没见手机,这才想起回来就那个啥了,手机在包里就没拿出来过!
 
连忙一边下床视线一边在有些狼藉的地板上搜索,然后我在门口的地方看到静静躺在那的包。
 
叹了口气,我上前蹲下,将烟衔在嘴里后扶起包拉开包链,手探进包里放手机。
 
然而,当我手才触到手机握住的时候,身体不由得一僵,因为我忽然发现,记忆中并没有我和高天恙互存手机号码的画面……
 
心底忽然就那么升起一丝不好的感觉,我连忙拿出手机按开不死心的翻了翻。
 
没有新存的号码,也没有陌生未接,更没有短信……
 
脑袋空白了瞬间,我咬着烟的牙一松,烟掉下,然后在手机上弹了下又往下掉,掉进了那拉链敞开的包里。
 
“艹!”我低咒出声,连忙拿起包翻转过来抖。
 
随着哗啦一声,包里的东西全倒腾在了地上,有还燃着的烟头,当然还有我新买的粉饼,然后盒子开了,粉碎了一地。
 
我看着那碎了的粉,当即再度愣住,那可是我省了两个月的钱新买的!七百多啊!
 
“艹艹艹!”要不要那么倒霉!
 
我是又气又急又憋屈,那股子压抑着的不安和不甘瞬间爆发,眼眶骤然涩了起来。
 
不仅仅是因为那盒为了面子省吃俭用买的粉饼毁了,更因为高天恙!
 
想想昨晚的一切,高天恙唯一带了承诺性的话就一句,‘他是缺个女人,不是却个P友’,而这句算得算承诺么?现在冷静下来,我发现这不仅不像承诺,更像是避重就轻!
 
他说他家不方便,要么我这,要么开房,一个男人真要对一个女人有心,还怕领回家?多大的不方便,再什么都没添置,不至于连张床都没有吧!
 
我是越想越不对劲,再想想自己没落红的事……
 
不不不!不能坐以待毙!就算真的只是约一发,也得说清楚!不能就那么不明不白了!
 
我抬起手,咬着拇指,逼自己冷静,先想想如何找到他的联系方式,必须先找到人!
 
我努力回忆昨晚的一切,可能认识他的人以及我也认识也机会接触的,脑海里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郑总!
 
可是……如果我直接去问高天恙的联系方式,按照男人的思路,肯定觉得高天恙不过是玩玩我,怎么可能还把他的联系方式告诉我。
 
而且我也不知道郑总的电话……对了!郑潇!
 
郑潇是郑总的侄子,而且还是恒乐一楼的主管,指不定他知道呢?就算他不知道,他也肯定有办法找到高天恙的联系方式!
 
心里很清楚,现在去问郑潇高天恙的联系方式并不是太明智的选择,毕竟他之前还想泡我。
 
但那种强烈的,想要马上找到高天恙问清楚的迫切心情已经让我顾不得那么多,端起手机就拨通了郑潇的电话号码。
 
电话响了很久才被接起,那头传来杂乱声和一声不冷不热的喂。
 
我心脏猛的一缩,捏着手机的手攥了攥才开口,“郑主管,是我啊,陈悦。”
 
“我知道。”郑潇的声音依旧不冷不热的,我正不知道说什么,他又开口,“你不会以为我把你电话号码删了吧?”
 
“怎、怎么会……我……我……”他说话的口气让我很明显的感觉到他不待见我,和往日的热络根本不一样,我那想问高天恙手机号码的话是卡在喉咙,怎么都说不出口。
 
“有事说事,我这还陪着人吃饭呢。”
 
“……”我指尖再度攥起,深吸了口气,“那个……我是想问、想问下郑主管,您知道高……天哥的联系方式吗?”
 
这话问出口的时候,我已经做好了被拒绝的准备,但我没想到的是,静默了两秒后,那头传来的是一声不大不小的一声笑。
 
我头皮一麻,脸刷一下就热了,因为我听出了嘲笑的味道……
 
心底生出将电话挂了念头,但不知为什么,我偏偏动不了,只能定在原地,紧紧攥着手机。
 
“你等下哈……”他话落,过了会我听到唰的一声响,杂乱瞬间就消失了,然后又是一声轻轻的笑。
 
我牙根紧了紧,垂在身侧的手揪起了睡衣边角的布料,然后他说:“我说陈悦啊陈悦,平时看你挺机灵的啊,怎么才睡一觉起来就傻了。”
 
“……”我脸更热,因为我很清楚郑潇口中的‘睡一觉’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