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日韩女优 > 娇妻萌宝心尖宠全集全本/娇妻萌宝心尖宠小说TXT免费

娇妻萌宝心尖宠全集全本/娇妻萌宝心尖宠小说TXT免费

 这个电话号码她并不陌生,早在前些日子她回国后就不停的打来,是她的妹妹,陆雪。

 
她坦然的接听了电话。
 
“陆漫,你不是想让我把还薄夜寒还给你吗?我在你单位的顶楼,上来吧。”
 
没等她拒绝,陆雪就挂断了电话。
 
等她再打过去时,提示音是已关机。
 
陆漫只觉得好笑,过了这么多年,她这个妹妹还是不放过她,居然还以为她回来是想抢她的薄夜寒。
 
她放下了饭盒,是时候说清这一切了,她不愿意再与往事有任何纠缠。
 
上了楼顶,远远的,就看到陆雪靠在护栏边,正看着楼下的车水马龙。
 
陆漫微眯着眼看她:“陆雪。”
 
陆雪似是想什么事太入神,身体轻微的抖了一下,才转过身来:“你来了。”
 
陆雪看着她的工作服,脸上全是轻蔑和嫌弃:“陆漫,你每天对着死人,在她们脸上摸来摸去,晚上回家不瘆得慌吗?”
 
“死人比活人好,死人不会动,不会害人。”陆漫没心思跟她废话:“陆雪,六年过去了,我不再是曾经的陆漫,你何必招惹我?”
 
“我得了胃癌。”她答非所问。
 
陆漫一直冰冷的脸终于有了一丝神色,微微有些震惊。
 
“是不是心里特开心,我终于要死了,你可以与薄夜寒重新在一起?”陆雪凄然的问道。
 
这个消息,让她很意外:“哪个阶段?”
 
“中期。”陆雪眼里全是绝望。
 
“所以,你想利用你的病做什么?”陆漫当然不会相信,她只是单纯的告知病情。
 
陆雪眼里的绝望在肆意滋生,眼泪滑出了眼眶:“姐姐,我以前觉得,把薄夜寒抢过来,我就不恨你了,我做到了,可我发现,我还是恨你的,跟你争了二十多年,我是赢了,可到头来,我却得了胃癌,我只有夜寒了……”
 
陆漫见状不对,没有回答她,而是双手背在后面,快速的给乔之南发短信:“南哥,马上准备救援,不要声张,陆雪来找我了,她应该要跳楼。”
 
“我以为,我可以跟他一辈子,可我就要死了,他早晚会知道,你才是等了他十年的女人,如今过了十六年,纸是包不住火的,你明明都死了六年,突然出现,就是笃定有一天,他会知道,对吗?”
 
陆漫仍然没有说话,脸上只有冰冷的神色,显得很不近人情。
 
“你是不是在想,我终于把他还给你了?”说着,她的眼神忽然变得狠戾:“我怎么可能把他还给你?死也不可能,我要他这一生都无法忘记我。”
 
陆漫终于出声了,嗤笑:“所以,你是想说,我争不过一个死人么?”
 
她根本没想过要继续争,现在,她有更在乎的人,她的一双儿女。
 
陆雪阴沉的笑着说:“陆漫,你还是争不过我。”
 
说着,她转过身,毫不犹豫的纵身一跃。
 
陆漫蹙紧了眉,下意识的往那边跑,然而,一道挺拔的身影比她更快,凌厉着寒风快速而去,他伸手,抓住的却是一团空气。
 
陆漫停住了脚步,看着男人伟岸森寒的后背,亦如他的气质,永远强大得寒冷彻人,是薄夜寒。
 
薄夜寒额头上的青筋一跳,快步回头,大步流星的走向穿着白大褂的女人。
 
他一把拧起她的衣领,拳头捏得作响,被血丝冲红了眼眸,当看清面前的时,深挺的俊颜上一抹巨变:“陆漫!?”
 
陆漫推开了他,理了理自己被他拧得凌乱的衣衫,淡冷的弯唇:“是的,薄先生,是我。”
 
薄夜寒不可置信的看着她,手在不由自主的颤抖。
 
陆漫大大方方,毫无惧易的看着他。
 
她还记得六年前,她带着满心的绝望上了飞机,打了他的电话,在飞机快要起飞时,乔之南给她打来电话告别。
 
他要离开凉城。
 
她想见他一面,临飞前下了飞机去找他。
 
一个小时胡,空中突发事故,无一幸免,至今,飞机里不幸死去的人连尸体都找不到。
 
所有人都以为她死了,她甚至也认为,那个傻姑娘陆漫上了飞机,已经离世了。
 
而活下来的是一个全新的她。
 
她让乔之南带她去了国外,她打算忘记凉城的一切,忘记那些伤害她的人,但命运给她开了一个很大的玩笑。
 
她怀孕了,双胞胎。
 
生下一双儿女后,她带着孩子在国外安居,过得很幸福,但她忽略两个宝贝太能蹦跶了,居然跟着乔之南偷跑到了凉城,无奈之下,她才跟了回来。
 
在面对他时,她淡然了,仿佛曾经发生过的事,是在上辈子,那目光,像是在看一个陌生人。
 
接受着他不可置信的目光,她红唇微微一勾:“我没死,是不是很失落?不过放心,你的陆雪也没有死。”
 
在陆雪跳楼之前,她收到了乔之南的短信,刚刚看了她看了:“陆雪没事,只是受到惊吓昏迷了。”
 
说着,就将手机扔给了他。
 
薄夜寒看着手机上两人的短信,放松了下来。
 
随后看她,一头长发被剪成了齐肩的短发,一张脸比起曾经更漂亮了,带着几分无人能及的韵味,往日的痴恋不复存在,杏眸几分笑意,仿佛变了一个人,从内而外散发出一种无法忽视的魅力。
 
他锋眉蹙起,声音里透着几分耐人寻味的冷意:“既然没死,当初为什么不回来?当年旅行团是陆雪给你报的,她在自责和痛苦中患上了抑郁症。”
 
呵!
 
六年了,陆雪居然还用楚楚可怜的方式留住薄夜寒。
 
抑郁症?
 
就她那模样像是抑郁症吗?
 
陆漫冷笑着扬眉:“薄先生,她生病与我毫无关系,如果当年我上了飞机,那谁为我的死亡买单?谁知道,那飞机失事是不是陆雪搞的鬼呢?她抑郁,或许是因为害死了那么的人,每天晚上做恶梦导致的,不管是哪一种,都与我无关。”
 
薄夜寒凤眸微眯,一瞬不瞬的看着她。
 
六年不见,陆漫变得竟然这般毒舌了,完全像是变了一个人。
 
陆漫淡冷的继续道:“关于薄太太跳楼影响我的工作,让我受到了惊吓,精神损失费不可避免,我会让我的律师与你谈,我还要工作,请你立刻马上带着你的女人离开。”
 
薄夜寒冷冽的寒眸凌厉着她的脸,冷冷的挑眉:“精神损失费?陆漫,她为什么会偏偏来这里,你明明死了又冒出来,我完全可以告你唆使她跳楼,如果你想担上谋杀未遂的罪名,就让律师来找我谈,我没意见。”
 
“威胁我?”
 
薄夜寒答非所问,也冷眯着眼:“再有,结婚证上妻子那一栏写着陆漫,大陆的陆,水旁漫,薄太太诈死,是不是该赔偿我这个丈夫的精神损失费?”
 
陆漫:“???”
 
当初,不是已经离婚了么?
 
她在去找乔之南前,就托人将签了字的离婚协议书拿给他。
 
就算没离婚,她已经‘死了’,丧偶后,他不应该娶了陆雪吗?
 
就在这个时候,身后有了脚步声。
 
乔之南温润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漫漫,有人指定你去入殓。”
 
陆漫点头:“好。”
 
说着,陆漫转身就走,薄夜寒微眯着眼看着她离开的背影,随即,将目光落在乔之南的身上:“如果不是陆雪今天出事,是不是打算一辈子瞒着我?”
 
乔之南是他的好兄弟,发小兼生死搭档。
 
他想,乔之南肯定有参与带走陆漫的事。
 
乔之南看了他一眼,声音淡然:“当初,你跟她离婚,她在你心里死了六年,出现与不出现有什么区别?”
 
“当然有区别。”薄夜寒眉峰寒凉:“陆雪的抑郁症,只有她能治好。”
 
乔之南抿唇:“你那么恨她?你明知道与她无关。”
 
薄夜寒面露冷色:“当年,若不是她设计爬上我的床,我根本不会娶她,陆雪也不会疯。”
 
陆雪救过他,如果没有陆雪,也没有现在的薄夜寒。
 
他承诺待她二十岁时,他就上门提亲,却被她的蛇蝎姐姐插一脚,导致陆雪疯掉,爷爷逼着他对陆漫负责,至此,陆漫成了他的陆太太,他辜负了陆雪。
 
她从来没见过世界上有陆漫那么蛇蝎的女人,为了得到薄太太这个荣华富贵的位置,不惜伤害亲妹妹,之后还假死,让陆雪这么多年在沉痛中度过。
 
既然回来了,她该还的。
 
乔之南无奈:“她的疯病已经好了。”
 
“但是抑郁了。”
 
乔之南看着他,温润不再,也冷眯着眸:“她现在是我的干妹妹,她会有自己崭新的生活,也会重新嫁人,薄夜寒,你若再想伤害她,先问我同不同意。”
 
薄夜寒本能的不悦,这些年来,陆雪过得生不如死,她凭什么能再嫁?
 
“想被判重婚罪,你尽管让她嫁。”说完,薄夜寒越过他就往外走。
 
她破坏了他的幸福,他也绝不会让她就这么与别人幸福。
 
乔之南回过头,看着他寒森的后背,眯了眯眼。
 
陆漫如果真的死了心要离开薄夜寒,不是区区一个结婚证就可以绑得住她。
 
……
 
下班后,乔之南送陆漫回家。
 
陆漫仰靠在副驾驶座上,有些疲倦:“南哥,谢谢你替我解围。”
 
“他知道你还活着,你打算怎么做?”
 
陆漫有些疲惫的说道:“本来也没打算瞒着他,只是,溜溜跟冬瓜这里让我很操心,我不想薄夜寒知道,我想尽快带他们回国。”
 
“好。”
 
乔之南送陆漫上楼,到了门口,刚打开门,就听到冬瓜的声音:“溜溜,你长大后,一定会比妈咪更漂亮。”
 
“为什么?”
 
“因为你是我妹妹。”
 
“但妈咪是我们的妈咪。”
 
“妈咪胸太小。”
 
陆漫:“……!!”
 
一把卷袖子,一边回头看着乔之南:“南哥,我先教育孩子,明天见。”
 
乔之南有些哭笑不得:“别动手,我明天早上来接你。”
 
“好。”
 
冬瓜先听到动静,很乖顺的跪在地上,又拉了拉溜溜,小声道:“快跪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