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日韩女优 > 【热文】偏生痴爱不入心小说在线免费完整版

【热文】偏生痴爱不入心小说在线免费完整版

我拽着他衣襟的右手本能的往下,一把扣住他手腕,“干、干嘛?!”

 

他停下,埋在颈侧的脑袋缓缓抬头,“我们来你这是干嘛的?”

 

他声音哑得像过了一层沙,眼眶红红的,那目光好似饿了很久的狼,充满了侵略性。

 

我后颈汗毛瞬的竖起,晕晕沉沉的脑袋清醒了一半,“我、我……我还没洗澡……”

 

话出口,我忽然发现我的声音也没好多少,不仅哑得厉害,还颤得厉害。

 

他微楞了一秒,忽的大笑出声,好似听到了什么很好笑的笑话一样。

 

心脏往喉咙掀了下,我本能的轻呼出声,他笑着就说:“做完再洗,忍一晚上了。”

 

“!”我眸顿张,他已经抱着我一个转身朝着床走。

 

我这20多平米的单身公寓,卧室就是客厅,就一个卫生间,连厨房都没有,床就摆在窗的墙边,距离这门口也就几步距离。

 

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抱着我的走到床前,将我放倒在床上,人也压了上来。

 

想象和现实的差距就在于,想的时候觉得可以,到死到临头的时候,却还是怕得要命。

 

就如此刻的我,之前都已经想好,决定了,但却依旧不能阻止惧意如同洪流一样的涌上!

 

我下意识的想别开头,手慌忙的去阻止他的手。

 

害怕!说不出的害怕!那徘徊在我口中鼻息间的陌生气息,所有的一切都让我感觉恐惧!

 

我紧紧扣住他的手腕身体挣扎的向后挪。

 

我是慌了,再度猛的别开头躲开他的唇舌,闭着眼就喊:“先让我去洗澡!”

 

声音出口,是带了哭腔的尖叫,我自己都吓了一跳。

 

他的手终于停下,我也有些害怕的缓缓睁开眼,入眼就是他偏着脑袋看我的样子。

 

他的眼眶依旧红,眼睛微微眯着,显得那双眼越发狭长而危险,我能感觉到我的心都在颤抖……

 

半响,他终于开口,“雏?”

 

低沉紧绷的声线听起来有些不高兴,也有些压抑感,我原本就直发烫的脸更烫了,不敢看他,别开眸紧紧抿着轻点了下头。

 

之后是两秒的静默,他忽的笑了,低低的,轻轻的,带着一点淡淡的嘲讽味道。

 

我脸更热,因为他此刻这样的笑,让我觉得他是在嘲笑我说谎……可是我明明没有!

 

心里和身体都十分的不舒服,我正不知道该怎么办,他的手忽的松了开,杵着床面撑起身体,从我身上爬了起来后坐在床沿。

 

我微楞了一秒,也连忙爬坐了起来,他手忽的抬起,我身体本能朝左边倾看向他。

 

他偏头看我,一边脱着外套一边说:“不是要洗澡么?”

 

“……”我愣了愣,连忙站起身,就朝卫生间走。

 

“对了。”

 

“……”刚走到卫生间门口,手握住门柄的我指尖微攥,顿了一秒才缓缓转头看他。

 

他看着我,唇轻扯了下,“等会出来别穿衣服了,脱得很麻烦。”

 

“?!”我擦!这人要求要不要那么自然!我又不是出来做的!说好的嫂子呢!

 

我一口气憋住的同时,脸又热了起来,真想怼他两句,但又不敢,闷闷的嗯了声拧开卫生间的门就走了进去。

 

将门关上,我后背抵着门板,酒已经被吓醒,头隐隐作痛,开始有些无法接受,事情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我是又害怕又委屈,又不甘,心里五味杂陈,明明不想哭,但眼泪却就那么忽然滑出眼眶……

 

然而,高天恙完全不给我伤心的机会,我眼泪才掉下两滴,卫生间的门就被敲响。

 

我身子一怔,肩猛的缩起,他的声音就紧贴着门响起,“还不洗呢?”

 

“洗、洗啊……”

 

“我以为你习惯关着灯洗。”

 

“……”我一口黑血咔在嗓子眼,抬手在门边的墙壁上摸到开关,将灯打开。

 

只是这灯才打开,他的声音又传来了,“话说,你不会是故意这样,就等着我主动提出跟你洗吧?”

 

“!”我擦!鬼才想跟他一起洗呢!这人还要脸么?!

 

我强忍住爆出口的冲动,两步走到热水器前,拧开水,假装没听到他说的话。

 

门外的他忽然大笑出声,又是那种好似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一样的笑,哗哗哗的水声都盖不住。

 

“十分钟,你不出来我可就当你等着我进去跟你洗了。”他笑着说。

 

“……”还计时!哪有这样的啊!他很急吗?!

 

我是敢怒不敢言,愤愤的拽起体恤下摆将衣服脱下,然后是裤子。

 

只是手才触上裤扣,他压在我身上,急急去脱我裤子的画面瞬间闪过脑际,心惊感又上来了。

 

他确实很急吧……毕竟他才出来不是?

 

一想到这,我愤愤的心瞬间又腌菜了,拧着眉,又开始埋怨起自己,为什么大姨妈要上周来?现在来不是多好么!也许就……哎!

 

我就那么低头站在淋浴头下,脑袋窜过无数想法,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敲门声再度响起。

 

我身体微微跳起,猛的抬起头看向浴室门,他声音就在门外响起,“你要洗多久?”

 

“有、有十分钟了吗?”

 

“都快半个小时了,老子等得都快睡着了好么!”他口气很不好。

 

“……”半个小时?我呸!唬鬼呢!

 

我是无语的,不过也清楚,就算没半小时,十分钟肯定是有了,所以还是连忙关了水回:“好了,马上就出来。”

 

我话音才落,他好似低咒了声,我没听清楚说的什么,但心里对他是越发反感和畏惧了。

 

愤愤的扯过毛巾擦拭身上的水珠,我想的是多墨迹下,但动作却很没志气的快……

 

挂好毛巾,我下意识的就想去拿衣服穿,但手才触上内衣,他之前的话又在我耳边闪过。

 

指尖微攥,我抿了抿唇放下手,只裹了浴巾就去开门。

 

虽然心里很不情愿,但现在和情况,逃也逃不掉了,与其得罪了他吃了亏还得不偿失,不如乖乖听话,哄得他开心了,指不定还能存点私房钱。

 

我一边握住门柄,一边给自己洗脑,然后深吸了口气后握住门柄的手紧了紧,终于是提起勇气将门打开。

 

他没站在外面,而是靠坐我那单人床上抽烟,正偏着头看着我。

 

我才迈出一步的脚瞬间顿住,而他视线在我身上绕了一圈后,停在我腿上,缓缓抬起手上的烟抽了口,“杵那干嘛呢?”

 

看货的眼神,毫不客气的声音,以及他那大爷等伺候的造型都让我不安又气恼,说好的女朋友好么!怎么弄得跟我是出来做的一样!

 

在床沿站定,我不敢抬眼,不敢看他,甚至不知道该怎么办。

 

然而,即便我视线已经尽量避免接触他,但依旧感觉到他挪坐起来,侧身掐烟的动作。

 

我呼吸微窒,身体瞬的僵住,紧接手臂就被扣住,一股力量就拉拽着我朝他倒过去。

 

他低低的笑了声,胸膛微微震动,一手环住我翻身将我压在身下。

 

其实我真的已经放弃抵抗了,甚至想好好讨好他,但是所有的抗拒的动作都是处于本能,完全不受我控制……

 

不过他看起来并不在意,自顾自的抬起一手。

 

我眸顿张,倒抽一口凉气,抵着他的手下意识缩回挡。

 

他唇角却扬起,扣住我的手腕轻易拉开,“挡什……”

 

他声音忽然顿住,唇角的幅度也僵住,我正疑惑,他的视线对上我的眸。

 

他眼眶微红,黑得跟墨一样的眸里好似有什么东西在闪动,那要吃人的目光看得我那是一个心惊。

 

我不安的滚了滚喉咙,他眸忽的轻合了下说:“你可真会折腾我。”

 

“?”我折腾他?!

 

我还懵着,他却猛的低下头。

 

说不上痛,很诡异的感觉,从他鼻息呼出的热气刷过肌肤,带了一种酥痒。

 

那时候的我是奇怪的,不明白自己折腾他什么了,是他折腾我还差不多吧!

 

到后来我才知道,高天恙有一个有点变态的嗜好,喜欢痣,尤其是红色的小痣。而我腿上就有,有两粒芝麻大的小红痣,还有左胸口出也有……

 

他常会说,我那痣就像他心头的朱砂,每次看到都让他挠心挠肺。

 

女人总是喜欢听这样的话,我也不例外,所以我喜欢上了短裙,喜欢上了大V领,就是故意要把他那‘心头的朱砂’露出来给他看,挠他的心!

 

不过此刻的我可一点挑逗他的兴致都没有,毕竟我们不熟,甚至陌生,而和一个几乎陌生的男人上床,实在让人难以放松,尤其我还是第一次。

 

至于高天恙……他才出来,不仅没安抚我的耐心和兴致,甚至还很粗暴……

 

我哭着喊痛,他却没点停下来等我适应的意思。

 

我的感觉是除了痛就是痛,如此反复,对我来说简直就是一种折磨……

 

我身体依旧在紧绷中颤抖,直到他长吁了口气倒在我身上,我才知道,结束了……

 

心里松了口气,我也闭上眼,身体渐渐放松了下来,耳边是他粗重的呼吸声。

 

过了会,我听到他深吸了口气的声音,然后他手抬起,杵着床面就从我身上翻下侧眸看我。

 

我是不好意思的,连忙拽过空调被挡住自己。

 

一声若有似无的轻笑从身侧传来,我拽着被子的微攥,转头看向床内的墙壁,脸不受控制的发烫。

 

“我去冲个澡。”他话音才落,我就听到翻身就下了床的声音。

 

我本能的转回头看他,入眼是他蜜色的肌肤,精瘦的腰和肌肉紧实的窄臀,我又连忙别开头。

 

擦!忘了他没穿衣服了!

 

很快的,关门的声音响起,我知道他进卫生间了,这才重重的吐了口气,转头看向卫生间的门。

 

第一次就那么没了,人有些茫然,脑袋空空的……

 

灰白格子的床单上……没有血迹,没有!

 

怎么可能?!

 

我眸顿张,连忙滚回床沿,又抽了纸巾擦拭,然后整个人都不好了。

 

“怎么会这样……”

 

我是不愿意相信的,即便心里清楚,不是每一个女人的第一次都会落红,因为生活在有很多因素会在自己不知道的情况下,导致处

 

女膜破裂。

 

但是、但是为什么偏偏是我!而且我一点影响都没有啊!

 

“你干嘛呢?”高天恙的声音。

 

还捏着那团纸的我吓得是身体都轻跳了下,猛的转头看向他。

 

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出来的,正站在浴室门口看我,一

 

 

 

挂的身上还带着水珠。

 

我又是一惊的连忙转回头,视线再度触上手里捏着的纸巾,不由得胸口一怔,烫着脸赶紧将纸巾往床边那个小垃圾桶里扔。

 

“呵……”一声低低的笑,带着看戏的味道。

 

我身体微僵,脑袋闪过之前他问我是不是雏的时候,我点头,他那声笑。

 

没流血,我知道,他肯定也知道,也许此刻的我在他眼里就是一个心虚的小丑吧……

 

又一阵热流涌上脑门,不仅脸烫,我连耳朵和脖子都一阵阵发烫。

 

他走到床前,转身坐下,完全没有拿点什么挡一挡的意思,我低垂的视线连忙又掀起,却正好对上他的眸。

 

他微微偏着脑袋看我,唇角微微弯着,“怎么了?”

 

“我……”我张开,想说我确实是第一次,但却只吐出一个字,后面的话就怎么也说不出口了,最后憋了憋,只别开眸吐出三个字,“没什么。”

 

这种事情,说得清楚么?

 

他没说话,定定的看了我两秒。

 

我觉得吧,这个时间他离开的话,我应该庆幸才对,毕竟所有的一切我都非我情愿。

 

但我心却堵了,而且是很堵,眉不自觉的就拧起。

 

因为即便我不情愿,这做完就走是什么意思呢?因为没见红,觉得我骗了他?还是只是约一P而已?说好大嫂呢!

 

不过眨眼的功夫,我脑袋闪过太多东西……

 

我瞬的对自己有些无语,连忙收回偷瞟他的目光,然后耳边传来‘嗒——’的一声轻响。

 

白色的烟雾蔓开,烟草独有的味道冲淡了空气中飘着的淡淡腥甜气息,我也想抽烟了。

 

就在我转眸看向床头柜,想拉开抽屉拿烟的时候,一支烟映入我的眼帘。

 

我有些意外,愣了下才伸手接过,“谢谢……”

 

“那么客气干嘛?”他声音淡淡的说着,将打火机递给我。

 

“……”我动作有些僵硬的接过打火机,小幅度看了他一眼。

 

他唇轻抿着,唇角的幅度微微上扬,看起来没什么不高兴的,也许……人家根本不在意我是不是第一次……

 

我想着,点燃烟放下打火机,微微抬起头吐出烟雾,心里还是憋得难受。

 

就算他不在意,可是我在意啊,简直太冤了,而且根本不知道该怎么解释,真正的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对了。”他忽然又说。

 

我侧眸看他,“什么?”

 

他唇轻弯了下,看起来有点像想对我笑,却又有点懒得笑的感觉,“少抽点,对身体不好。”

 

“……”我刚想往唇边送烟的手一下顿住,默了默别看眼低低的回了声,“嗯。”

 

“挺听话啊。”他声音带起了一点笑意,听起有些慵懒,有些性感。

 

不过此刻的我一点都欣赏不来,我想起了在出租车上的时候,他明明知道我会抽烟没散我就算了,还故意说那种话,现在又这样说,是不是在暗示我以后也别抽烟。

 

说真的,我不喜欢这种感觉,被束缚压制着的感觉,而且我对一上来就各种这样不行,那样不能的男人没什么好感。

 

原本茫然的心,忽然就变得有些烦乱,我没吭声,抬起手上的烟又深深的吸了口就侧过身掐灭了。

 

拉了拉按在胸口的薄被,我挪到床沿,准备下床找衣服先穿上。

 

“干嘛呢?”他问。

 

“穿衣服。”我脚踩在鞋上,低低的回,视线不敢乱挪。

 

手臂忽的被扣住,我身体一僵,顿了秒后先抬起头,才敢转过去看他。

 

入眼的他抬起手上的烟深吸了口,也不说话,我不由得蹙眉,“干嘛?”

 

他没回我,拧着眉才吐出烟雾,又将烟送到唇边抽了口,然后身体朝我倾过来。

 

我下意识往后倾身避让开,他捏着烟的手已经穿过我,朝烟灰缸探,“穿什么,睡觉了。”

 

“?”我懵了一瞬,连忙说:“不穿我不习……”

 

我话还没说完,他就收回手,人往床上挪的同时拽着我的手臂就往床上拉。

 

“诶——”我被他拽得往后倒,不由得轻呼出声。

 

他没松手,轻易将我拽上床,被子一掀,朝我就压过来。

 

我瞬的又慌了,已经知道他要做什么,倒抽一口凉气,身体不受控制的往后挪。

 

是感觉到了我的抗拒,他松开我的唇微微抬起头,我清楚的看到那黑色的眸里有什么在闪动。

 

我身体一僵,没敢动,他顿了一秒说:“不愿意?”

 

“……”大哥!我是不愿意啊!问题是我敢说吗?!“不、不是……”

 

“不是?”他微微抬起上半身,侧头看向我抵在他肩上的手,“那你这是干嘛?”

 

我指尖微攥,双手很怂的就变得无力。

 

我一边对自己无语,一边滚了滚喉咙回,“是、是还痛着。”

 

他眉梢瞬的微挑起,那不置可否的眼神看得是我一口血卡在嗓子眼,因为我又想起了自己没落红的事情。

 

我正不知道说什么,他忽的再度低下头,轻轻厮磨着说:“习惯了就不痛了。”

 

“……”我无语,憋了憋微微别开头。

 

他却一把掐着我的脸颊,将我避开的脸转过来。

 

我闭着眼不敢睁开,心里带着抵触的不愿意回应,但他却不在意……

 

他呼出的气息很热,熏得我脑袋发晕,那种浑身无力,手脚发软的感觉又上来了,而且胸口热热闷闷的,说不上好,也说不上坏,但却让我的心跳快了起来。

 

他扣着我脸颊的手这时松了开,覆上我的腿,然后在往上……

 

我一怔,身体几乎崩成了直线,他应该是感觉到了我的不适,他那双狭长的眼微眯起,黑色的眸只能看到一半,但目光却是慑人的。

 

以为他不高兴了,我不安的滚了滚喉咙,“怎、怎么了?”

 

“你那么紧张,还得痛。”他声音有些哑,声线也有些紧绷,但却没有生气的感觉。

 

我心放下了,却也不知道说什么,他忽的又微微低下头,在我唇角轻触了下才抬起,“才做了不是?没什么好紧张的,次次都痛还得了?”

 

“……”他的话让我原本微热的脸刷一下烧起了起来。

 

我不太确定他这话是讽刺,又或者是试探,更或者是……他其实是相信……

 

我还在纠结,他的唇再次落下,轻触上我的脸颊,轻柔而缓慢的朝着我耳边挪,“也就第一次痛而已……”

 

他声音更低了,像含在喉咙,带着某种震动,震得我心脏有些酥麻,鼻梁忽的就有些酸。

 

“我……我真的是第一次……”我在他的唇挪到我颈侧的时候终于憋出了这句一直很想说的话。

 

他溅在我肩颈的气息忽然有些大,像是在笑,然后他抬起头,看向我,“刚才才是第一次,现在已经是第二次。”

 

“……”他这是相信我吗?

 

我怔怔的看着他,他却微微别开头笑了声,又转过头来看我,“能别用这种眼神看我么?”

 

我回过神来,连忙抿住唇垂下眸,而他的吻却再次落下。

 

不管他这话是真的还是违心的,不可否认的是我确实被安抚到了。

 

身体再度软了下来,心里的抗拒也在吻里渐渐消失,被这样信任着,是种被疼爱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