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日韩女优 > 《医者仁心苏羽》&

《医者仁心苏羽》&

第0011章 华佗转世

 

陈福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或者说是他不相信这两张CT照片会是同一个人的。

 

“整个肺部已经萎缩,这小子仅仅就用了两副药就给治好了?难道他真的是华佗转世不成?”陈福咽了口唾沫,侧头看着表情丝毫没有变化的苏羽心中暗想。

 

“没错,这就是王素这两个月病情的真实写照。当我刚才第一时间看见这张CT照片的时候,我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以为是弄错了。

 

可是后来经过医院的核磁共振检查之后,确定没有错。王素这个注定活不过半年的肺结核重症患者,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面,基本上快要痊愈了,这一切都是出自你之手对吗?”

 

萧雪妮看着苏羽,语气之中充满了激动,同时又带有一些质问,她既希望从苏羽口中得到肯定的答案,攻克了肺结核这一医学界的难题。又不想承认西医都束手无策的病症,凭借中医的几副药就能治好。

 

听完之后,陈福也回过头看着苏羽,他也希望从苏羽的口中得到肯定的答案,这样一来的话,那他可就发了。

 

“是与不是有那么重要吗?或者说你想要求证什么,但是你好像找错人了。”

 

苏羽说完之后,转身着手开始为他要炼制的‘小筑基丹’配制着药材。

 

“可是……王素说明明就是吃了你的药,才会这样的啊,你怎么……”萧雪妮的话刚说到一半,她就意识到自己错了。

 

而且是大错特错,其实王素现在的身体状况已经证实了一切,只不过喜欢钻牛角尖的她,非要从苏羽的口中得到一个肯定的答案而已。

 

或者说她不想承认,一个小小中医馆里面的小学徒,居然会是隐匿于这个大都市的旷世神医。这一刻,在萧雪妮的心中彻底颠覆了对中医的认知。

 

“苏先生,我想恳请你去我们医院……”萧雪妮的话还没有说完。

 

陈福就赶紧打断了她的话说道:“诶,那个萧医生啊,小羽是我们店的学徒,而且啊,他连个行医职格证都没有,上次抓那些药兴许就是他自己做梦,诶……对就是做梦的时候想出来的,再说了一两个病例能说明什么啊?瞎猫还有遇见死耗子的时候呢,你说对吧?”

 

陈福当然已经听出来,萧雪妮是想要把苏羽挖到大医院去。先别管苏羽是不是愿意,他怎么都要为自身的利益争取一下,苏羽治好了王素的病,这是摆在眼前不争的事实,换句话说,现在的苏羽就是这个易福馆的活招牌,只要有苏羽在,以后那还不是财源滚滚。

 

陈福的话说完之后,萧雪妮也确实是好好想了想。一个病例或许真不能说明什么,而她对于中医又一窍不通。

 

其实在来的时候,萧雪妮也在心里面想过,这是不是一个巧合,毕竟如果对方真的有这个能耐,又怎么会甘心在一个小小的医馆,做一个无名的学徒呢?

 

当她看见苏羽的时候,她几乎都确信了,这其实就是一个巧合,中医虽然萧雪妮知道的并不算多。

 

可毕竟医院里面还是有那么多的中医,前前后后也听到不少,中医讲究的是阴阳调和,换句话说灵活多变,这就需要医者不断的积累经验,而一个和她年龄相仿的年轻人,怎么可能会掌握如此复杂的施药之道呢?

 

但是这一切,就在刚刚被萧雪妮彻底的推翻,她选择了相信苏羽,因为刚才苏羽的眼神之中,透露出了本不该属于他这个年龄段该有的老成的自信。

 

那是一种对自己医术绝对自信的眼神,萧雪妮深吸了一口气之后对苏羽说道:“苏大夫,有机会我们还会再见的。”说完之后,萧雪妮转身走了出去。

 

陈福长出了一口气,开始对苏羽说着些什么,大医院其实并不好,规矩多不自由,而且还要受到顶头上司管制一类的话,大概意思就是让苏羽不要去医院,安心待在这个小医馆里面,做他的摇钱树。

 

对于这些,苏羽并没有理会,而是走到王素的身边,看了看问道:“现在情况怎么样?”

 

王素笑了笑,连连点头说道:“多谢,苏神医我感觉好多了。”

 

“不用谢,从今往后我不会再给你施一针一药,你走吧。”苏羽表情冷漠,甚至有些不满地说道。

 

本来,王素老两口还想着,今天让苏羽再给开两副药,将这个病彻底断根的时候,苏羽居然说出了这样的话,让他们一下子就着急起来。

 

“苏神医,这是为何?”那个男子一脸愁容的问着苏羽。

 

“一病不从二医,这是规矩,既然你已经选择在她的手中就医,又何必再来找我呢?”

 

这是鬼医门的规矩,同时今天王素夫妻的这种行为,也让苏羽感到非常的不满,这是对他医术的不肯定。

 

因为只有这个解释才能够说明,为什么他们在苏羽这里拿药,却又去医院检查看病的原因。

 

看着苏羽这就要甩手不管,王素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说道:“苏神医,你误会了,我们连几十块钱的一副药,都是你施舍给我们的,我们又哪里来的钱去医院检查?”

 

说到这里的时候,苏羽想了起来,这老俩口的经济条件应该不好。CT加核磁共振下来,少说也要上千元,他们绝对不可能拿得出这么多钱。

 

就在苏羽疑惑的时候,那个男人也跟着开口说道:“苏神医你和萧大夫都是大慈大悲的活菩萨。如果不是因为遇见你和萧大夫,我这老婆子恐怕早就已经变成一捧骨灰了。”

 

原来王素早就已经病入膏肓,之前她一直都在萧雪妮的手中就医。但是经过了漫长的医治过程,病情非但没有缓解,反而还越来越重,实质上这也是王素这种病的必然结果。

 

本来就不厚实的家底,几乎全都花在了医疗开销之上。

 

而这个时候,萧雪妮出于同情两人,独自承担了王素所有的医疗费,并且给她制定了详细的治疗计划。

 

也就在两个月以前,萧雪妮需要出国学习两个月,临走之前,她给医院里面打过招呼,让他们按照自己的安排给王素开药。

 

可是一个月前,突然医院给王素下了病危通知单,并且不再给她拿药。

 

实在是没有办法的王素两口子,抱着死马当作活马医的心态,才来到了这家易福馆。

 

萧福也给人家拿些吃不死人也治不好病的药,敷衍了事。

 

直到苏羽的突然出现,让王素重新看见了活下去的希望。 

《医者仁心苏羽》& 

第0012章摇钱树

 

听完王素夫妻的解释之后,苏羽倒是对萧雪妮有些刮目相看。毕竟在这个社会上大多数的医生都是向陈福这样掉钱眼儿里的人,像萧雪妮这种能够设身处地的为病人着想的人,实在是太少了。

 

王素夫妻离开之后,陈福赶紧抓着苏羽的手上问道:“赶紧把那药方拿出来啊,我告诉你,可能你自己都不知道这能值多少钱。”

 

苏羽摇了摇头:“没有药方。”

 

“我知道你没有写下药方,你现在写下来不就行了吗。要不你说我来写总成了吧。”说着陈福就拿起了纸笔。

 

“我说了,没有药方,每个人的具体情况不一样,没有什么药是可以包治百病的,你好歹也是一个医者,应该能听明白吧?”苏羽白了陈福一眼说道。

 

其实苏羽说得没错,每个人的身体情况不一样,一副药在任何一味药的用量上发生一些偏差,药效很有可能就完全不会同,所以药方只能针对一个人,某一个特定的时间。

 

这也就是苏羽不开药方的其中一个原因。

 

整整一天的时间陈福都在纠结苏羽不开药方究竟是为什么,不过后来他也想明白了,留住苏羽比留下几张药方更实在,明天他就竖一面锦旗,从此以后易福馆的生意肯定大火。

 

七八月份的天气说变就变,快要下班的时候,天上乌云密布,转眼之间大雨像是决堤的洪水一样,给这座城市降了温。

 

易福馆对街的一家咖啡厅内,一个女子在这里已经坐了整整一个下午,她的目光从来都没有离开过易福馆,准确一点是没有离开过苏羽。

 

这个人就是沈欣悦,上一次海东会遭到重创,他的父亲沈傲也因此受了重伤,还好是前两天吴大师及时回来,才稳定了局面。

 

从那以后沈欣悦就一直惦念着苏羽,她觉得这个人没那么简单。而今天看见苏羽在易福馆里面正常上班,就更加印证了她的猜想。

 

杀了海东会的人,还可以在这里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这就足以说明他有足够的底气,不惧海东会找他算账的底气。

 

“喂,大小姐有什么吩咐?”沈欣悦拿起了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我在沿海西路这边的咖啡厅,你马上开车过来。”

 

“是。”

 

片刻之后,一辆黑色的奔驰停在了咖啡厅的门口,一名身着西装戴着墨镜的男子撑着雨伞从车上走了下来,对站在咖啡厅门口的沈欣悦低头道:“大小姐久等了。”

 

沈欣悦并没有回答,而是直接从男子的手中接过了雨伞,踩着高跟鞋大踏步向街对面走去。

 

“小羽,赶紧收拾一下,下班了,你家住什么地方?我开车送你。”老板陈福坐在面包车里面对苏羽招呼着。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倩影突然闯进了陈福的视线,那美丽的身姿,使得陈福心尖一颤,让他根本挪不开眼睛。

 

“先生好久不见。”沈欣悦放下雨伞走进店里,看着苏羽轻声道。

 

“我去,这什么情况?臭小子艳福不浅啊。”陈福在面包车里面,看着沈欣悦婀娜的背影,心中羡慕不已。

 

苏羽收起手里面配制好准备炼制小筑基丹的药材,抬头看了看沈欣悦,脸上露出了从容的微笑,似乎根本就没有把前几天杀掉黑熊的事情放在眼里:“好久不见,请问小姐今日有何贵干?”

 

沈欣悦对苏羽表现出来的这份沉稳,倒是感到一丝的诧异,片刻之后回过神来,沈欣悦回应道:“上次多谢先生出手相助,今日前来特意答谢先生的。”

 

苏羽微微点了点头,虽然他并不是很想和这些人有任何瓜葛,也根本就不害怕这些人找麻烦。但毕竟以后还要生活在这座城市,他不希望对方三番五次的来打扰自己。

 

而事实上,对方也已经明确表示,是来答谢他的,苏羽倒也没必要心存芥蒂。

 

“先生请。”沈欣悦随即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这个时候刚才的司机,已经把车开了过来,沈欣悦撑着伞主动为苏羽打开了车门。

 

“先生我已经在百味居订下酒席,还请先生赏光。”上车之后沈欣悦开口说道。

 

“如果这就是你的答谢方式的话,那我心领了,我还要赶着回家。”苏羽双目微闭,听着车窗外面的雨声淡淡的说道。

 

听到苏羽回绝的话,司机当即眼角抽搐了一下。这么长时间以来,他还是第一次见到沈欣悦主动给人撑伞,也是第一次听见有人直接拒绝沈欣悦的邀请。

 

要知道沈欣悦可是堂堂海东会的大小姐,不给沈欣悦面子,那就是不给海东会面子。

 

司机摇了摇头心里面想着:“只怕是明天,海滩上就会多出一具没人认领的尸体了。”

 

不过沈欣悦倒是没有生气,转而从包里面取出了一张金色的卡,对苏羽说道:“先生既然有事儿,我也不能强求,这个是小女子的一点点心意,还请先生务必收下。”

 

后视镜里面,司机看见沈欣悦手中那张金卡的时候,不由得咽了口唾沫。

 

这可是海东会的只有三张的至尊金卡,凭借这张卡,在整个滨海市所有海东会旗下的餐厅、酒店、商场都可以享受最高档的服务,而且是免费的。

 

苏羽伸手接过了这张卡,随意的收了起来,连一句谢谢都没有说,似乎这一切对于苏羽来说就是理所应当。

 

沈欣悦心中更加的笃定,这个人不简单,他身上散发着那种对自己实力绝对自信的傲气。

 

“先生,可否留个电话号码?等家父身体好些之后,定将亲自宴请先生。”沈欣悦看着苏羽接着说道。

 

“嗯,我没有手机。”这话一出,司机差点没把自己的舌头给咬到。

 

还以为是什么了不得的人物,居然是一个连手机都不会用的山货。

 

随即沈欣悦打了一个响指对司机说道:“你的手机给我。”

 

司机不知道沈欣悦想要干嘛,把手机递了过去,随后沈欣悦把手机上面所有的联系人全都删掉,只留下了她一个人的号码,把手机递给了苏羽:“先生拿着,方便联系。”

 

不多时间,苏羽就已经到家,看着苏羽离开之后,司机不解的问道:“大小姐,这人实在是太无礼了。” 沈欣悦靠在车坐上闭上眼睛轻启红唇说道:“你如果能够一招杀了黑熊,你也可以这么无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