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日韩女优 > 《都市悍龙杨帆》—[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都市悍龙杨帆》—[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第13章不好的消息

  张宝强说的很有道理,他不愧是在外面混过的人,知道道上也有规矩,如果刀疤认了我做大哥,那么一日为大哥,终身为大哥,他如果敢对我报复,那就没有办法在圈子里面混了。

  我让刀疤昔日手下的三狼做刀疤的思想工作,三个人低头都不说话,我冲着小胖子说,如果事情搞不定,你们三个别吃饭了,吃屎一个月屎清醒清醒。

  小胖子主动抬起头苦笑着着说,帆哥我们会尽力的,我瞪大了眼睛说,不是尽力,是一定做到。

  三个人开始蹲在墙角商量如何计划,黄昏的时候,刀疤当着所有人的面来认我做大哥,他跪在我面前,按照规矩磕头敬茶,这些事情都做的很好,我也算是当了刀疤的大哥。

  没过多久有人带刀疤出去,我一脸关切的说,小刀好好保重身体,出去多吃点好的。

  刀疤苦笑着点头,看着他远去的背景,我的心里一股特别的感觉,他是站着进来的,如今却是跪着离开,想必不会开心。

  所谓的三狼,现在也已经成了我的狗腿子,里面的生活我也逐渐开始适应,第三天早上,天刚刚亮起来我就醒了,昨天晚上我接到通知,今天会有人来看我。

  大概差不多八点半的时候,李金男走进来身边跟着舅妈和赵芸,这些好久没有见过女性的老爷们,一个个都跟牲口一样兴奋的欢呼起来,其中有几个都快流哈喇子了。

  好漂亮,那两个女的极品啊,和那么漂亮的女人睡一晚上,死了都值啊。

  都给我闭嘴,没看出来那是帆哥的女人,你们一个个想死啊,张宝强现在说话很嚣张,有我罩着他以后,他在里面等于二把手,除了我之外,没有人敢惹。

  张宝强说完,周围的人都安静了下来,我走到舅妈和赵芸身边,笑着揉了揉下巴,舅妈仔细看着我,打量了一会说,帆帆你看上去瘦了,我笑着点头说,这里的饭菜不好吃,没有舅妈做的好。

  舅妈偶尔也做饭,而且做的特别好吃,赵芸皱着眉头说,里面的人看上去都好坏,他们有没有欺负你?

  李金男笑着说,他不欺负别人就是好的了,现在他可是这里的老大,谁敢欺负他啊。

  我笑着点头,心里却很不爽,这个李金男完全不靠谱,当初还指望着他罩着我,没想到关键时候还是的靠自己的本事,现在他却拿我出来吹牛逼,他脸皮还真够厚的,不过要说也是,这里面不管打架的事情,只要不闹出人命,都不会有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毕竟这里不是长期关押的地方,如果惹了谁很有可能遭到报复,所以才有那么多人不敢管。

  老大?赵芸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她很少笑,如今这动作妩媚,性感的小嘴扬起,笑的那叫一个美若桃花,我看的眼睛都直了。

  舅妈瞪了赵芸一眼,她拍了拍我的肩膀说,我帮你拿了几套换洗的衣服,你这段时间恐怕都要在里面度过,王老头死了,现在警察要告你故意杀人,我在帮你找律师,律师说你这样的情况基本上算是正当防卫,最多也是过失杀人,根本不算故意杀人。

  大妹子,你啊最好找姚队长谈一谈,她那边做通工作就好办了,其实那个叫王明全的人,死有余辜,他作案很多次,我们已经查到了有力证据,因为他的罪行比较严重,所以正当防卫的时候,造成死亡也是有情可原。

  那我找个时间跟你们姚队长谈一谈,小帆我只能在委屈你一段时间,舅妈很无奈的看着我,我笑着说没事,舅妈找李金男要了姚队长的手机号,带着赵芸离开了,我打算回去的时候,李金男说还有一个人要见我。

  没过多久我就看到了衣衫褴褛的二狗,他还是穿着破旧的牛仔裤褂和牛仔裤,凌乱的发型让他显得十分独特,他看到我之后蠕动嘴巴说,帆……帆哥我……我来看你了。

  他好像找到家的流浪狗,哭着冲我跑过来一把抱住我,蠕动了一下有些结巴的嘴,我紧紧的抱着二狗,眼睛有些湿润了,我们两个从小一起长大,一起闯过祸,一起挨过揍,一起睡过一张床,这样的感情已经超越了亲生兄弟。

  二狗从兜里拿出打包过来的猪头肉,这是我和二狗最爱吃的东西,平时都吃不到,我问他哪里的钱买的,他笑着说多捡点东西有了。

  我摸着二狗的头,眼泪再也忍不住了,有人说只有在你遇难的时候,你才能够看清楚,谁是你真正的兄弟,这句话说的没错,看着有些自责的二狗,我擦掉眼泪告诉他说,我不会有事的,二狗你别想太多,咱们都是普通老百姓,正当防卫而已,再有几天就能出去了。

  我说服二狗离开,看着二狗傻笑着说在外面等着我,我的心有些难受,我骗了他说再有几天就能出去,其实我根本就不知道能不能出去。

  回到号子里,我拿着二狗的猪头肉一个人吃了起来,张宝强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弄来一瓶酒,他给我倒了一杯,我拿起杯子一口气喝完,他又给我倒了一杯,我又一口气喝完,连续喝了三杯,我才感觉到有些醉意。

  张宝强则是拿着酒杯陪我喝,我没有让他吃肉,他也没敢吃,二狗走之前也放了狠话,谁敢欺负我抢我东西吃就跟谁拼命,二狗的脾气张宝强还是知道的,所以他害怕。

  我看了一眼袋子里面的肉说,吃吧没事。

  张宝强摇头说,不行不行,被二狗知道了,那我就惨了。

  我不告诉二狗,没事咱们兄弟今天好好喝点。

  听到这话张宝强才敢用那不全的手指抓起一片猪头肉,抓肉的姿势都两根手指,看上去总觉的他贼性难改。

  我叹了一气说,二狗是个好孩子,可惜命苦啊,老天不长眼,让他成了有人生没人养的野孩子。

  二狗爸妈不是死了?张宝强疑惑的看着我,我没有跟他解释,其实二狗的爹妈是谁我也不清楚,十六年前陈瞎子给人外出算卦,在一个小巷子遇到了刚刚出生的二狗,生在下雨天,躺在竹篓里面可怜的很。

  陈瞎子看二狗可怜,就把二狗带了回来,他说这孩子也是跟他有缘,下雨天没有哭,见到他的时候哭了几声让陈瞎子听到,陈瞎子说应该是他上辈子欠了二狗的,所以这辈子来偿还,这才把二狗辛辛苦苦养大,二狗不是陈瞎子的孙子,陈瞎子儿子都没有,更不可能有孙子。

  当然这件事情陈瞎子并没有跟我说,他对外人说起来,都是他的亲孙子,但是在二狗十二岁那年,他把真相告诉了二狗,二狗和我关系好,所以他有什么事情从来都不会隐瞒我。

  我和张宝强一边喝酒一边聊,我没有告诉他二狗的身世,聊了一些男女之间的事情,聊着聊着很快就睡着了,闭上眼睛我感觉舒坦多了,说起来我都不知道自己爹妈是谁,我和二狗一样不想爹妈,其实没有爹妈也一样过活,人还是的靠自己。

  第二天中午张宝强把我从睡梦中叫醒,我睁开眼睛就看到他表情十分慌张,我最讨厌别人叫我起床,我比较喜欢睡懒觉,昨晚酒喝了不少,现在脑袋还疼,看到张宝强那古怪的样子心里就不爽。

  我靠,你这是怎么了,跟发羊癫疯一样嘴角抽搐什么?你不会是有毒瘾,现在犯了吧?

  张宝强摇头说,那东西我可抽不起,我一紧张就这个样子,有个不好的消息我的告诉你。

  不好的消息?我皱着眉头想了一下,也不知道他要说什么,没好气的说,别卖关子了,赶紧说什么事。

今天520,不知道哪位帅哥美女会给俺打赏,求一下钻石和推荐票,没有点收藏的记得点一下追书收藏。

《都市悍龙杨帆》—[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第14章静静的等待着

  张宝强叹了一口气说,我刚才打听了一下,现在王老头的女儿说你和王老头有过节,修自行车的总是少给钱,觉的你是蓄意谋杀,要赔偿损失费。

  我一下子就明白过来,这是栽赃陷害,要说王老头的女儿真够不要脸,王老头做了猪狗不如的事情,不嫌丢人不说,还他娘的要我赔偿精神损失,我当时差点就被王老头用刀子捅死,这精神损失费还没说要呢,何况他还绑了舅妈,还亵渎我仰慕已久的赵芸,杀了他那是替天行道。

  这完全就是贼喊捉贼,张宝强无奈的说,老大现在怎么办?张宝强作为一个专业的贼都看不过去了,他一脸的愤怒显然是觉的我委屈。

  我坐在床边深呼吸了几下,在心里默念两个字淡定,抬起头说,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你再去打探消息。

  张宝强点了点头,走到了看守铁门的那小子旁边开始继续询问,张宝强别的本事没有,和这些看守我们的人关系很好,他会说话能拍马屁,社会上的那套规矩,他玩的比谁都溜,他和那个看守我们的人聊起来,什么话都敢说,甚至有时候还会讲一讲如何和女人那啥,很有收音机里面那些博士们的风范。

  我已经想好了,就按照舅妈说的那套话来说,既然王老头的女儿不要脸,那我就没有必要在要脸,没过多久外面一个警察进来,他把我带到了一个空荡荡的房间,没多久王老头的女儿和李寡妇王西凤走了进来。

  李寡妇满头白发,她看到我之后,激动的用手指着我哭着说,你们快把杀老王的小混蛋拉出去枪毙了。

  站在旁边的警察安慰李寡妇,让她情绪不要太激动,一旁的王老头的女儿王西凤冷冷的说,警察同志不是我说你们,这个叫杨帆的孩子不是什么好东西,他在学校经常和人打架,让我爸修自行车的时候经常少给钱,完全就是一个流氓痞子,他舅舅不在家,他舅妈经常和不三不四的男人在一起,我很怀疑他和他那个贱人舅妈之间就有什么不要脸的事情,串通好之后杀我爸谋财害命。

  我忍住心里的愤怒,笑着说,你爸大半夜手里拿着一把刀子带着面具跑到我们家,这是一种什么行为,还有把我舅妈绑起来这又是什么行为,想要解开我芸姐的睡衣,这又是什么行为,你爸脏兮兮的,我杀他都嫌脏了手,如果不是害怕他杀了我,我也不至于夺走刀子,要知道当时他跟打了鸡血一样要杀我,掐住我的脖子要我命,正常人都会反抗的,要不我掐住你脖子之后给你一把刀子,看看你怎么做。

  王西凤瞪了我一眼说,小混蛋胡搅蛮缠,当时现场都是你们的家的人,你说的话不能信。

  警察摆了摆手说,好了好了,今天到此结束,我是来让你们商量一下私下解决,既然你们都不愿意,那就只能法庭上见了。

  王西凤冷哼一声说,我们当然不愿意,我爸已经死了,他死的时候都没有闭上眼,分明是死不瞑目,我要替我爸声张正义。

  王西凤说完猛地转过头恶狠狠的盯着我说,我不会放过你的,你是杀人凶手,我要你血债血还。

  李寡妇一边点头一边咳嗽这说,对……对,要你这个小混蛋血债血偿。

  我心里愤怒不已,恨不得掐死眼前这两个家伙,但是生气没有一点用,我笑着说,李寡妇你一把年纪了还学人谈情说爱我佩服,俗话说寡妇对光棍天生一对,不过我的你说个事,我是有几次没有给你王老头修自行车的钱,那个时候他女儿回来了,他们两个走进房间满脸的奸笑,我一开始不明白,后来才想起来王老头是个老光棍,女儿不是亲生的。

  噗嗤。

  旁边的警察没有忍住笑喷了出来,察觉到失态时候快速调整。

  王西凤指着我,浑身发抖,她气的攥紧拳头说,满口胡言乱语。

  我一脸严肃的摇头说,哎……我可什么都没说,你可别多想,就算是你们三人行,能够其乐融融,那也是你们的生活,跟我没有关系。

  王西凤扶着李寡妇说,阿姨……你没事吧。

  李寡妇恨恨的看着王西凤,抓住她的胳膊,死死的抓着,张大嘴巴说的话有些沙哑以至于听得不是很清楚。

  警察有些慌张的说,没事吧,阿姨你这是怎么了,要不赶紧送医院吧。

  王西凤点了点头,李寡妇看样子呼吸都有些困难,一群人抬着李寡妇出去了,虽然我知道气死人不偿命,但是我也不想有人死,可是有些时候人没有选择,我现在就是那个没有办法选择的人,回到号子里面,我躺在床上欣赏手里的内衣杂志,王宝强蹲在我床前抽着烟情绪有些失落,唉声叹气的样子。

  我把手里的杂志扔到床边,坐起来给了张宝强一个脑瓜崩,拍了拍他的脑袋说,你要死了,愁眉苦脸的什么情况?

  张宝强站起来伸了一个懒腰,给我鞠了一个躬说,老大对不起,我一会就要出去了,以后就不能在陪你了。

  看着突然一本正经的张宝强,我心里有些酸酸的,这些天也多亏有他在身边,我才能明白这号子里面的规矩,还有如何管教里面的这帮人。

  张宝强临走之前告诉我藏烟的地方,还说有时间就来看我,和他挥手告别之后,他没有按照规矩回过头来皱了皱眉头,他说了一句老大保重,我笑着点了点头,很快张宝强消失在我的视线之中。

  晚上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总是睡的不踏实,张宝强临走之前告诉我,现在这里就我一个人,睡觉必须小心点,里面如果有人对付我,联合起来把我打一个半死,那我这个老大瞬间就变成废物,成了人人可以打骂的对象。

  我这才清楚,张宝强每天晚上都是眯着眼睛不敢睡死,现在每天晚上我也要这样,不知过了多久,就在我快要坚持不住要睡着的时候,几个人的声音让我猛地清醒过来,我听到东北角的地方,有人在小声说话,按照那个位置来判断,很有可能是之前刀疤手下的三狼。

  看来不出张宝强所料,他走了之后,就有人开始对我动了心思,我开始有些慌,攥紧枕头下面的钢管,等待着敌人的到来。

  几个人小声议论了差不多半个小时,有人故意喊了一句帆哥试探我有没有睡着,我装作什么都不知道,静静的等待着。

  没有听到我的回话,几个以为我睡着的家伙,低声笑了起来,黑暗中我看到三个人一步一步向我走过来,这三个复仇者蹑手蹑脚,看样子还是很害怕,快走到身边一米地方的时候,带头的家伙放慢了速度。

  我好像一只饿狼猛地窜起来,带头之人还没有反应过来脑袋被我击中,瞬间发出杀猪般的嚎叫,我一口气把眼前的家伙打倒在地。

  两个还没有反应过来的家伙明显愣住了,我冲着距离最近的太阳穴发起突击,只是一下他就好像丢了魂倒在地上,站在我侧边的家伙好像疯子一样冲我跑过来抱住我的身体。

  我抱住他了,虎子快给他放放血,让他知道咱们的厉害。

  声音很熟悉,是三狼其中的豹子,倒在地上的家伙努力挣扎着爬了起来,他摆动摇晃的身体,从兜里掏出一个着寒光的东西,因为光线很暗我看不清是什么,但是我却感觉到了那东西的可怕。

  那是来自我本身的恐惧,他越走越远,嘴巴里面发出疯狂的怒吼,当他距离我两米左右的时候我才反应过了那是什么……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