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日韩女优 > 冷情帝少霸爱妻小说免费阅读全集全本

冷情帝少霸爱妻小说免费阅读全集全本

连心死了,被海誓山盟的未婚夫,以及比她小两岁的继母害死了。

 

可是她又活了过来,睁开眼睛时,变成了一个名叫玉连心的女人。

 

此时她就坐在医院床上,通过电视观摩自己的葬礼,“锦城第一天才少女,连山珠宝集团女太子连心于昨日身亡,经权威机构通报,是吸毒致幻后自杀。”

 

连心感觉胸口被狠狠刺了一刀,她在锦城苦心经营多年的人脉网,到最后竟成了那两个人的帮凶,连她的死,也要被按上永远洗不干净的污名。

 

闭上眼睛,脑海中闪过临死前最后的画面——

 

林澈怀抱着温宁,“跟你在一起四年,却不肯让我碰你一根指头,你究竟把我当成和尚还是你的男人?”

 

温宁抚着自己的小腹,“早知道你爸是个无能,我根本不可能嫁给他。好在他已经按照我们的计划躺进棺材,你弟弟也被我毒成了疯子。你不是最疼弟弟吗?我肚子里的也算是你弟弟,为了他能顺利继承连山集团,你会乖乖去死的对不对?”

 

连心紧咬着牙关,直到死她才知道,爸爸不是因病亡故,弟弟发疯也并非意外。一切都是林澈和温宁的杰作。可惜她自诩天才,却将白眼狼认作至亲至爱从不设防。

 

看着电视里那两个人伪善的眼泪,她的手渐渐收紧。

 

既然上天让她重活一世,她必定要用这双手,亲自将那两个人送进地狱!

 

“心儿,你终于醒了!”这时,端庄大方的玉夫人不顾形象地将她抱在怀里。

 

连心先是一懵,继而这个身体里原主的记忆开始涌现。

 

玉连心,帝都十大家族吊车尾的玉家独女,小时候高烧烧坏了脑子,是个出了名的白痴。

 

可因为她父亲英年早逝,她就成了玉家唯一的继承人。

 

虽然接受了自己死而复生这个设定,但是从举世闻名的天才少女变成烧坏脑子的白痴,开什么玩笑!

 

脑海里开始浮现出前世见过的玉连心的样子,那张脏兮兮的标准智障脸,她不要变成那样!

 

镜子呢,镜子在哪里?

 

她从病床上一跃而下,狂奔向洗手间。

 

在看到镜子里的那张脸之后,连心的脸部肌肉不断抽搐。镜子里这张脸,去演鬼片都不用化妆。只见一脑袋被染得乱七八糟的头发跟鸡毛掸子似的堆在头顶上,鼻子上扣着一个假鼻环,耳朵上吊着夸张的大耳饰。苍天,能不能给她个机会再重生一次!连心嫌恶地把这些恶俗的装饰全部摘下来扔进垃圾桶。

 

当她转身要走的时候,却突然发现自己身边站着一个男人,而那个男人此时正扶着自己那个不可描述的部位用一种敌视的眼神看着她。

 

连心看了他一眼,目光下意识往下挪。

 

“啊!”她尖叫一声捂住眼睛,扬起巴掌不由分说狠狠抽在男人脸上,“暴露狂!”

 

她刚一出卫生间门就撞上正着急地到处找她的玉夫人。

 

连心心有余悸,嘴上怒骂连连。

 

玉夫人蹙眉,满面疑惑地看着她,“你怎么从男洗手间出来?”

 

连心的表情僵在脸上,木然抬起头望向她刚才跑出来的那扇门,门上清晰的几个大字——男洗手间。

 

连心感觉头顶有一串乌鸦飞过,所以刚才是她误闯男厕还动手打人?

 

果然智商被长相影响到了……

 

这时,那个被连心抽了一巴掌的倒霉男人从洗手间里出来。

 

她正要逃跑,却被玉夫人强行拉着上前,玉夫人对男人的态度十分恭敬,“三少。”

 

男人没有理会她,眼神落到连心身上。

 

她怂在玉夫人身后不敢露头,却还是能感受到男人身上强大的威压。

 

“玉连心?”他的语气带着玩味。

 

玉夫人点头,“是的三少。”

 

“果然是个白痴。”丢下这句话,男人头也不回地走了。

 

这句话让连心非常不爽,不就是扇了他一巴掌吗,有必要这样当面侮辱人么!她冲着男人的背影嘟囔着,“腹黑男,记仇鬼!”

 

玉夫人却将她的嘴给捂住了,“心儿,爷爷好不容易才把你跟三少的婚事保住。这回也是好说歹说他才答应来医院看你,你乖乖的,别闹。”

 

连心惊得目瞪口呆,如果没有记错,刚才那个男人就是玉夫人口中的“三少”,所以……

 

“我跟他是什么关系?”

玉夫人无奈地一口气,用一种怜爱的眼神看着自己的孩子,“心儿,你要妈妈跟你说多少次,三少是你未来的丈夫,要跟你在一起一辈子的人。”

 

连心在脑海中搜索到了那个男人,但或许是原主智商不高,所以记住的东西并不多。

 

只记得他身姿挺拔,五官俊朗,尤其是那双眼睛,如悬崖般深邃莫测,藏着无尽的神秘与危险,让人忍不住想要接近,连心的心脏一顿乱跳。

 

她跟那个男人并不熟悉,所以这种感觉应该不是来自她,而是这个身体原主。

 

所以,玉连心是喜欢那个男人的吗?

 

她跟三少的婚约是玉家没落之前订下的,因为她的智力原因,原本会被退婚,可是玉连心的爷爷担心自己百年之后唯一的孙女无人照料,不知道跟三少做了什么交换,保住了这份婚约。

 

然而,就在他们婚宴的前一天,她却被三少的人从楼顶上推了下去。

 

连心感同身受,这个白痴跟她一样都是被渣男给害死的,这世上的男人就没一个好东西。

 

这样想想,刚才打那个男人的一巴掌没用尽全力真是后悔。

 

“既然你已经没事,跟三少的婚宴下周……”

 

“我不嫁!”连心打断了玉夫人的话。

 

“爷爷为了你的婚事低声下气去求顾家,回来的路上出车祸到现在还昏迷不醒,你这孩子到底知不知好歹!”玉夫人红了眼眶。

 

“顾家?”连心闻言,眼中忽然闪过一抹精光。

 

帝都、顾家、三少,这几条线索连接在一起,连心察觉出了些端倪。难道玉连心要嫁的人,竟是那个神秘莫测的帝都三少顾承泽?

 

玉连心或许对他的身份没有概念,但是作为连山集团的女太子,连心不可能不知道顾承泽。

 

他所掌握的风起集团,几乎把控着全国经济命脉。即便是作为锦城第一大家族的连氏,在顾氏面前连被提起的资格都没有。

 

而顾承泽本人更是以卓越的商业天赋和雄厚的资本积累长期占据世界企业家榜和富豪榜前三甲。

 

天才总是曲高和寡,本想着有朝一日能跟顾承泽在商业巅峰华山论剑,却没想到他竟然是个这么无耻的人。

 

答应了娶玉连心为妻,转脸却派人取她性命。

 

既然顾承泽这么卑鄙,那她也不必跟他客气。

 

连心嘴角微弯,“好,我听妈妈和爷爷的话。”

 

顾承泽不是嫌弃玉连心吗,她非要天天在他眼皮子底下,让他一刻不得安宁,而且还要制造机会为玉连心讨回公道。除此之外更重要的一个原因,考虑到玉家现在的状况,根本不是如日中天的连山集团的对手,反倒是顾家这条金大腿,只要抱紧了,弄死林澈和温宁只是时间问题。

 

奢华盛大的婚礼如期举行,她把头发染回黑色,洗干净之后的脸白皙粉嫩,透着几分少女的娇涩,身披昂贵的婚纱,这场举世关注却严格保密的婚礼在世纪古堡顺利完成。

 

这一次,连心没有任何意外地成了顾太太。

 

入夜,醉酒的他扯开领带倒在床上,纤长的睫毛如同黑色的蝴蝶翅膀,在闭着的眼皮上轻轻阖动。

 

“水。”他的声音恣意慵懒,低音炮一般挠着人的心尖。

 

连心很听话地倒了满满一杯水,不过这并不是她要给顾承泽喝的。

 

害死玉连心还想让她伺候,做梦!

 

她端着水居高临下地看着他,想到他对玉连心做的事,便感同身受地联想到林澈,继而一股恨意涌上心头。连心的手指渐渐收紧,随后杯口向下,将水全淋在顾承泽身上。

 

他突然睁开眼睛,一瞬间,连心愣住了。

 

那双妖冶且神秘的眸子,像极了希腊神话中的美与复仇之神美杜莎,只看一眼就能将人凝成石柱。

 

顾承泽攥住她的手腕,翻身将她按在身下,那双眼睛像是猎食者在看即将拆吞入腹的猎物,“好玩吗?”

 

她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已经开始后悔做那种幼稚的蠢事。

 

顾承泽眸色一沉,眼底尽是危险。水滴沿着他的头发一滴一滴往下坠,落进颈子里,颗颗扰动她的心跳。接着他的唇便落在她的脖子上,连心的理智拼命想要抗拒。

 

但是身体怎么都不听她的话,这是玉连心的身体,而玉连心这个笨蛋,早就把这个男人当成了自己的老公,所以不会反抗他这种禽兽行为。

 

顾承泽的吻一路向下。

 

看着玫瑰色艳丽的唇瓣,他毫不犹豫地全部吞下,细细咀嚼品尝。

 

身体因为情欲染上一层娇嫩的粉色,身躯也被欲火全部点燃。

 

这种陌生的感觉让连心无比恐惧。

 

“停下,不要……唔”

 

她抗拒还没有开始,便被他的吻堵回嘴里。

 

顾承泽的吻热烈且缠绵,带着情欲将她全部吞噬。

 

“顾承泽,你放开我。”她只同意嫁给他,霸占顾太太这个身份,可没想过真的以身相许,就算这个身不是她自己的也不行!

 

连心强行稳住心神,突然抬起膝盖,朝顾承泽大腿根部猛力一顶。

 

随着一声闷哼,她身体上的重量消失了……

 

于是,这个美好的新婚之夜顾三少不是跟自己的美娇娘一起过的,而是在私人医生的陪伴下度过。

 

“嚯!三少,我还以为你是跟少夫人研究什么高难度体位受伤,没想到……下手真够狠的,难道不担心你终生不举,影响下半辈子的性福生活吗?”

 

话音刚落,萧锦寒忽然感觉周身的气温低了好几度,立马闭上嘴。

 

“她的伤痕鉴定报告出来了吗?”顾承泽问。

 

萧锦寒点点头,“都交给郑特助了。说起这件事……那天晚上借你名义约少夫人上楼把她推下去的人,有线索了吗?”

 

顾承泽没有答话。

 

萧锦寒叹了一口气,“或许少夫人小孩子心性是件好事,记不得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也能省去不少烦恼。”

 

当晚,连心独自在宽阔的欧式鎏金大床上翻滚了一夜也没能睡着。

 

因为她那一招“断子绝孙腿”,到现在也没见顾承泽回来,那个男人该不会真的被废了,要做一辈子太监吧?

 

虽然不是事实夫妻不用担心他男性功能方面的事情,但毕竟顾承泽是她的金大腿,要是惹怒了他,那夺回连山集团根本就是痴人说梦。

 

本着打一巴掌要给颗甜枣的基本处世规则,第二天一早顾承泽回家的时候,便看到一桌子诱人的美食,坐在桌前的正是他的新婚妻子。

 

“三少,昨晚的事情对不起。”连心搓着手笑得非常谄媚。

 

顾承泽看都没看一眼,直接与她擦身而过。

 

气氛尴尬到结冰。

 

以为他还在置气,连心又道:“尝尝吧,这些菜我都准备一整天了。”

 

顾承泽突然停住脚步,面色不耐,“倒掉。”

 

笑容僵在脸上,别墅的空气安静到可怕。

 

怎么办,金大腿好像真的生气了,哄不好的那种……

 

接下来三天,连心不知道顾承泽是怎么做到跟她门对门分居,而完美避开碰面的。

 

直到三天之后,他派管家来通知她,今天要陪她回门。

 

不得不说,今日的玉家虽然落魄,但是气派依旧。

 

玉家的亲戚几乎都来了。

 

饭后,连心坐在凉亭里乘凉,忽然听到有人叫自己。

 

她回头,正看到表妹林子欣带着几个年龄相仿的女孩往她这边来。

 

看到她,连心不禁皱起眉头。

 

因为在原主的记忆里,这个表妹对她可不太好。

 

由于玉连心智力缺陷,经常被她们哄骗着去做一些供她们取乐的事情。比如拿打火机烧她头发,骗她喝酒精最后住进医院。最近的一次是哄她进了鸭店,然后带着扫黄小分队进去抓她现形,最后是玉老丢尽老脸才把她平安从警察局捞出来。

 

林子欣这个时候出现,恐怕不是送新婚祝福的。

 

她笑着走到连心身边,在看到她的一刹那有些微愣神,往日那个邋遢的玉连心现在看起来干净简洁,竟平添了几分魅色。

 

林子欣心中嫉妒更浓,表情却显得十分和善,“表姐,这么热的天,想不想游泳?”

 

连心好奇她想做什么,顺势点了点头。

 

见鱼儿上钩,林子欣笑容更为灿烂,“那边有个泳池,你把衣服脱光了下去,我在这儿帮你看着衣服。”

 

林子欣在树林里安排了男人,只要她一脱衣服,他们就会来“伺候”玉连心,她带了这么多人当见证,到时候那个老不死的想保她都保不住。

 

一个白痴却霸占着所有女人梦寐以求的男人,不整死她也要把她玩成个烂货。

 

连心走到泳池边,眼神敏锐地发现了藏在树后的两个男人,她了然一笑。

 

“子欣,来帮我看着衣服。”她脱下防晒衫。

 

此时林子欣的一双黑手早已在她身后,满脸都是得逞的笑。

 

连心嘴角弯起一抹诡谲的弧度,忽然转身攥住她的手腕,手肘暗劲一送,将她推向游泳池,林子欣失去重心,眼看就要跌下去,此时连心假意要去拉她,实则抓住了她的连衣裙拉链,狠狠一扯,又偷偷伸腿补了一脚。

 

“呲啦”一声,裙子一分为二,林子欣一身清凉地掉进泳池,树后的两个男人听到声音,赶紧扑了进去,对着林子欣一顿乱亲乱摸。

 

形势变化太快,所有人都没看清楚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

 

而做完这一切的连心,潇洒将手里那条破裙子往树底下一丢,拍拍手扬长而去。

 

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阁楼上那个不动声色的男人,他将一切尽收眼底,眼中的一抹诧异被无声隐去。

 

刚才那个,是他认识的玉连心吗?

 

一派祥和的玉家别墅前厅突然变得鸡飞狗跳。

 

林子欣一边哭一边指着连心的鼻子控诉,“表姐,你居然找人来玷污我!我究竟做了什么得罪你的事?”

 

一旁林子欣的父母,也就是玉连心的二姨和姨夫也对她怒目而视,“连心,你表妹还没结婚,你这孩子心肠怎么这么歹毒!”二姨的声音很尖刻。

 

连心嘲讽一笑,恶人先告状。

 

他们知道玉连心是个傻子,就算有委屈也说不出口,所以这么肆无忌惮。

 

连心坐在角落里,一副做错了事的样子,看着那一家三口卖力表演。

 

二姨夫说道:“大嫂,爸现在昏迷不醒,家里都是你做主,你可不能因为连心是你亲生的,就故意袒护。”

 

他这话是把玉夫人逼到悬崖边上了,只要今天玉夫人不惩罚玉连心,所有人都会说她偏心,不配暂代玉老管理玉家。

 

玉夫人显然已经揣测到了他的用意,“妹夫想怎么办?”

 

“造成这么严重的精神损害,就把玉氏珠宝让出来给我女儿做精神损失补偿。”

 

连心嘴角浮起一抹浅笑。玉氏珠宝是玉家的支柱产业,玉家之所以这么落魄还能保住帝都十大家族吊车尾的位置,其根本就是玉氏珠宝。

 

他们还真好意思开口!难怪玉老宁愿把家产交给一个傻子也不肯给这个亲生女儿,真是什么事情都敢用来算计。

 

此时,顾承泽身边的特助郑晋提醒他:“三少,少夫人似乎遇上了麻烦,您……”

 

顾承泽端起咖啡轻抿了一口,并不表态。

 

室内的空气都在冒着火星,林子欣哭得越来越狠,“玉连心把我害成这样,以后我还怎么见人,干脆死了算了!”

 

“那玉氏珠宝……”玉夫人已然被逼到无路可退,她今天不交出玉氏珠宝,怕是堵不住悠悠众口。

 

林子欣一家满面贪婪地等着玉夫人宣布玉氏珠宝的归属。

 

但是,连心毕竟不是个真的白痴,自然不会让这些奇葩亲戚得逞。

 

她悠闲地走到林子欣面前,担心地问道:“子欣,你为什么哭?是不是因为刚才你约我去游泳,我没有陪你去你还在生气?”

 

这句话成功吸引到了所有人的注意。

 

玉夫人一下子就抓到了重点,“是子欣约你去泳池的?”

 

连心点点头,“是呀。”

 

林子欣像是一条被人踩到了尾巴的猫,瞬间炸毛,“你这个白痴,让你说话了吗!”

 

以前每次发生这样的事情,玉连心都是乖乖在旁边闭嘴听着的,今天的状况完全在林子欣的意料之外。她下意识地阻止连心开口,可这冲口而出的一句话让在场所有亲戚看她的脸色都变了。

 

就算连心真是个白痴,也是她的姐姐,当着他们的面都敢这么趾高气昂,私底下还不一定是什么样子。

 

连心眼眶里滚出两滴眼泪,委屈巴巴道:“我就知道你们都嫌我傻,所以你才只跟那两个你带来的哥哥玩,不理我。”

 

话落,所有的嘈杂声全部停了下来。

 

众人的目光全

 

部挪到林子欣脸上,她的表情十分慌乱,“不、不是这样的。”

 

谁都知道玉连心是个不具备说谎能力的智障,所以她和林子欣的话谁比较可信,正常人都会判别。

 

除此之外,刚才林子欣对玉连心的说话态度也够说明问题了。

 

玉夫人蹙眉,沉着脸看着林子欣,“那两个男人是你带进来的,你想害连心?”

 

“您听我解释……”

 

连心一脸懵懂,实则暗搓搓高兴,等着看林子欣倒霉。

 

这时候,忽然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威压,她缓缓转过头,便见她的新婚丈夫正站在身后。

 

连心对他嗤之以鼻,刚才她瞥见顾承泽就坐在不远处,看到有人欺负自己老婆,却一句话都没说,怂包!

 

“回家。”顾承泽淡然道。

 

切!她这会儿正等着看热闹,并不想搭理这个扫兴的家伙。

 

看到顾承泽突然出现要带玉连心走,林子欣的脸忽然一红,三少这是为了保护自己吗?果然作为帝都第一大学校花的她,走到哪里都被备受瞩目,她的魅力,只要是个男人都抵挡不住。

 

像是受了鼓舞似的,林子欣道:“这是个误会,我没有害表姐的动机。”

 

顾承泽这个男人,太优秀,也太危险,让人想要接近,却又不知从何入手。

 

她的话成功引起了顾承泽的注意,他回过头,那双深邃妖冶的眸子让人顷刻沉沦,“动机?”

 

他薄唇轻启,即便语气漠然,却依然有一种致命的锋利感。

 

见他跟自己说话,林子欣羞红着脸,连连点头。

 

“姨夫提出的条件不就是最好的动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