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日韩女优 > 小说《婚情似火纪少别太撩》完整版

小说《婚情似火纪少别太撩》完整版

 

第7章 养不熟的小浪蹄子

“真是晦气!要不是要给这老不死的办丧事,你跟纪少的婚事怎么可能往后推……这一推还不知道推到什么时候,不行!我们不能坐以待毙!”

“妈。我还能有什么办法,奶奶才刚去世我就办婚礼,让外人看了岂不是我这个做孙女的不孝?”

“婚礼办不成,那就先生个孩子!只要你给纪家生下长孙,就算不嫁,这辈子也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还是妈妈有办法。妈,我今天看到薄安安那个狐狸精老是盯着时谦看……”

“没事的,女儿放心,她蹦哒不了多久的。顾家那老头子看上她了,过几天我跟你爸就把她绑着送过去。”

这些话,一字一句,全部清晰的涌入耳内。

犹如刀割。

曾经经历的种种和弟弟在病床上的画面涌上脑海,薄安安恨不得现在就冲上去杀了那对狠毒的母女,可最后还是带着这惊天的大秘密无声无息地离开了薄家。

可这里,不能多待了。

她的手机没电了,没办法录音,不能将这对母女的对话录下来当做证据保留,她必须走,否则她怕自己控制不住会跟她们同归于尽。

可就算她今天走了,未来总有一天,她也会让她们血债血偿。

外面狂风暴雨,夜色翻滚着浓烈的黑暗压抑又沉重。

薄安安面色惨白,拖着沉重单薄的身体走出薄家大门。

身上的黑衣长裤瞬间被大雨淋湿,刺骨慑人的冰冷钻入五脏六腑。

一阵剧痛传来,她冷汗淋漓,终是体力不支,眼前一黑便跌倒在狂风暴雨里。

十米远的地方。

一辆低调奢华的黑色世爵静静的停在路边,这是纪时谦的车。

车后座,纪时谦正耐心的批阅着手里的文件,窗外的电闪雷鸣映衬着他深邃性感的五官,英俊又冷漠。

“纪总,薄小姐昏倒了。”前座的司机回头,担忧道。

纪时谦手上的动作顿住,轻抬眉心,淡淡一瞥便看到了倒在地上的薄安安。

他皱了皱眉,说不上心里是个什么滋味,迟疑半分后还是把人打横抱起放进了后座。

这么晚了没走,本是好奇这个娇贵难养的女人能守灵到几时,这个女人向来爱逞强,却没想过会看到她如此脆弱的一幕。

一小时后,纪时谦私人别墅。

薄安安躺在纪时谦的床上,双眸紧闭,秀眉微蹙,安静的模样人畜无害,跟浪荡的时候大相径庭。

房间里安静的很,医生做完一通检查,跟纪时谦一起到了客厅。

“薄小姐她主要是因为服用避孕药不当,用量不适所以才会这样,除了腹痛外,过多使用避孕药对身体会造成不小的影响,所以以后一定要注意……”

听了医生的话,纪时谦眉头拧着,带着点冷意打断他的话,下了逐客令。

“行了,出去。”

避孕药?

所以她一直把这避孕药当饭吃?

这三年他要她的次数频繁的很,他又没有戴套的习惯,她却从没有给他找过麻烦怀过孕,还真的是个称职的情人。

不谈情,不纠缠,不算计着母凭子贵,说断就断,毫不纠缠。

比他还要洒脱。

一想到这里,纪时谦竟莫名的烦躁,他颦眉点了一根烟,深吸了一口。

卧室里,薄安安恰好在这个时候被手机铃声吵得睁开了眼,她睡眼惺忪,小腹还不是很舒服,边上的柜子上有个手机正在震。

她原本以为是自己的,胡乱拿过来按下接听放到了耳边。

还没说话,电话那边便响起一阵悦耳甜腻的女音:“喂,时谦。”

里面传来的声音叫刚刚还迷迷糊糊的薄安安顿时清醒大半,她往四周一望,这才发现自己在别人的房间里睡着别人的床。

薄安安看了眼手里的手机,再三确认后眉梢一扬,也不清嗓子,就着自己刚睡醒的含糊声音对着那头回了一句。

“他不在,你有什么事?我帮你传达一下?”

手机那头听到女声静了好半晌才有了回应。

“……薄安安?怎么会是你?!为什么纪时谦的手机在你这里??

小说《婚情似火纪少别太撩》完整版

第8章 你老婆电话

“怎么不能是我了?”薄安安笑了一声,轻拍了一下软被,“我在他床上呢,手机在我这也没什么稀奇的。”

薄一心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愣了许久,顿时怒火滔天,恨意满心,这狐媚妖精真是千刀万剐也不为过!

“你们……你们什么时候认识的?!”

“不熟,刚见面。”薄安安轻飘飘道。

“薄安安!叫你来是叫你守灵的!你可真有本事啊,守灵守到我男人床上去了!你这种贱人就该下十八层地狱!你心里真有奶奶的位置?这种大不敬的事都做得出来!!”

她一通骂,好似要把所有的怒气撒出去,那头的薄安安把手机拿到半米远,等薄一心吼完之后才不轻不重地回了一句。

“那就谢谢夸奖了啊……不过,你男人的床技真的不得了,都要把我折腾的晕过去。”

这头薄安安云淡风轻,另一边薄一心恼怒的几乎发疯。

“你这个属狐狸的!就不该叫你见到纪时谦,看到男人就贴上去,你可真是你妈的种!”

薄安安的脸色顿时愣下来,“我警告你,别提我妈!”

不该见?都见了千回百回了。

在这时,卧室的门被人推了开来,薄安安看到站在门口的纪时谦时先是一愣,随即撩唇弯眉变了脸,媚骨掺着病容,别有一番风味。

她拿着手机突然便笑了。

“纪时谦,你未来老婆的电话。”

纪时谦黑眸一沉,走上前夺过电话,抬手放在耳边,视线却牢牢锁在薄安安的身上。

薄安安丝毫不畏惧纪时谦的目光,妖娆一笑,挑了个舒服的姿势,再度滑进蚕丝被中。

“一会给你回,听话。”

纪时谦挂了电话,看向薄安安的眸光越发冷肃,“我看你是没搞清楚,你自己什么身份。”

薄安安心里发苦,面上却笑,“纪大总裁,是我没搞清楚,还是你想多了?”

纪时谦眉头微蹙,修长的身形立在床边,低头清冷的注视着薄安安,他倒要看看,她还想说什么。

“你纪大总裁已经有了未婚妻,还来和我纠缠不休,怎么?家花永远抵不过野花香吗?”

纪时谦半眯着眸子,一把拽紧薄安安的手腕,“我看你是找死!”

薄安安心脏剧烈跳动,手腕险些被这个男人掐断,可说出口的话,却依旧尖锐。

“我是找死!你何必救我?”

救了之后,又能这样?能不娶薄一心吗?

纪时谦使劲一拽,薄安安纤薄的身子整个甩了出去,裹着被子,生生在地板上滚了一圈。

薄安安手肘砸在地板上,骨头生疼,她强忍着,抬起头,捋了捋凌乱的发,挂上一抹淡然。

“生气了?”

纪时谦心中仿佛一团火在烧,这个该死的女人,之前的乖巧顺从,都是装的,此时此刻,竟和刺猬一样!

“薄安安,在我纪时谦的世界里,没有你耍小聪明的余地,我要你生,你就生,要你死,你活不过明天!”

薄安安水眸一闪,耍小聪明?

“对,我是耍小聪明,我是故意接的她电话!我就是想让她知道,她未婚夫睡了我整整三年!我倒要看看,她为了和你结婚,能忍受到什么地步!”

下颚猛然被纪时谦掐住,她想挣脱,却挪不了分毫。

薄安安抬头,撞进那一双越发浓郁的黑眸中,仿佛一个旋涡,将周遭的气息全部吸入。

她知道,他是真的怒了。

“薄安安,你别忘了,你现在有的,都是我给的,我要真拿走,你怕是承受不了。”

说完,纪时谦猛地松开手,冷眼看着薄安安通红的下颚。

“滚!”

薄安安抿着唇,站起身,转身走了出去。

天已经黑透了,薄安安出了别墅的一瞬间,仿佛周身的力气被人尽数抽走。

她跌坐在花池边上,三年来,他给她荣耀,她做他床伴。

这交易,公平的很,但是现在,却出现了薄一心。

如果她够聪明,真该从他身上下手,好好查一查弟弟和奶奶的死因。

但她不能,也不屑。

美眸流转,抬头看向二楼的窗台,明晃晃的灯光照出一个骏逸非凡的高大身影。

她猛然站起身,扭过头,将那身影甩在脑后。

楼上的纪时谦看着那傲然的背影,唇角勾起一抹凉薄。

掏出电话,给勒森拨了出去。

“勒森,你办事越发不利索了。”

电话那头的勒森猛然一震,BOSS似乎很生气。

“先……先生?”

纪时谦眉头一紧,“重新调查薄安安和薄一心,如果再不仔细,你递辞呈吧。”

“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