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日韩女优 > 《名门挚爱幕少的心尖宠》————

《名门挚爱幕少的心尖宠》————

 

第7章 还敢在我面前嚣张

接着,大厅长时间的沉默。

 

杨茹S市名门杨家出生,拥有麻省理工硕士学位,自身优越,当年嫁给宋旭很是轰动。

 

爷爷为何如此的相信杨茹,除了她的出生和学历,她在宋氏集团担任要职,销售部总监,对开拓宋氏有很大的帮助。

 

杨茹确实有能力,一翻话说的滴水不漏,连老徐都帮她,老徐是在爷爷身边工作了十几年的人,所以……

 

星辰指甲扣在手心,刻出一道道的痕迹。

 

上一世,她一生都因为昨夜被毁了。今天,仅凭杨茹三言两语的蒙混过去,不可能。

 

之前,她以为杨茹还在那边收拾烂摊子,不会过来。

 

既然过来了,为了树立自己成高贵贤妻良母的形象,不惜往她身上泼脏水,很好,她更不会轻易让杨茹脱身。

 

她脚步加快下楼。

 

到二楼拐角处时,奎叔从侧门走出来,拦住她。

 

奎叔面带慈笑道:“三小姐,请留步。”

 

“奎叔……”

 

星辰抬眼看奎叔,她不解,上一世,奎叔待她一直保持中立,既不帮她,也没有落井下石,在她最难的时候,奎叔还帮过她一回。

 

可仅仅那一回,奎叔没落到好下场。

 

在爷爷病逝后,奎叔失踪了,三个月后,奎叔的尸体在老护城河里找到,尸骨打捞起来,人已经认不出,只能通过验DNA辨认。

 

奎叔陪了爷爷一辈子,无儿无女,孤老无依没人送终。

 

星辰想尽办法,才凑够奎叔火化的钱,把他尸骨火化埋在院子的老树底下。

 

之后,星辰落入皇庭夜宴,宋星月才说出奎叔不肯为杨茹办事,还三番两次的坏她的事。

 

老爷子死后,杨茹宋旭当家,杨茹让人把他撞入护城河,给淹死了。

 

面对奎叔,星辰是愧疚的,上一辈的懦弱,不仅害了自己,害了霆萧,害了爷爷,还害得奎叔不得善终。

 

奎叔语气和善道:“三小姐急什么,你就算下去对峙,又有几回能赢。”

 

星辰猛地想到,杨茹在爷爷面前做人太成功了,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她不止一次的对爷爷说过杨茹虐待她,可爷爷总是不信。

 

“三小姐真的气不过,就去门口看看。”奎叔意味深长的说。

 

她走到拐角玻璃窗前,看见雕花栏杆外,宋星月在跪着,跪的时间似很长,脸色漆白,跪的不稳,咬牙硬撑着。

 

宋星月还在外面跪,说明爷爷气没有消,任凭杨茹口若灿莲,黑的说成白的,她也能掰回来。

 

星辰目光坚毅,嘴唇露出一抹冷笑,回头,对奎叔鞠躬道:“谢谢奎叔,我去看看。”

 

“好。”

 

奎叔望星辰下楼坚挺如竹的清瘦背影,三小姐变了,看不见以前懦弱,胆小,上不了台面的卑微样子。

 

此前,他如何不想帮她,毕竟是那个人唯一留下的孩子。

 

只可惜,她不争气啊。他何尝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

 

星辰绕过大厅,穿过花园,走到大门前。

 

这一路上,星辰都在想前世宋星月是怎么对待她的,宋星月曾拿录像逼迫星辰去陪导演时,星辰抵死不从。

 

她逼她,打她,让她跪下。

 

“你跪不跪?跪不跪?”

 

“小杂种,你还挺有骨气啊,我告诉你,你不去陪陈导,今天我就把你这双腿给废了。”

 

“跪下,给我跪下去。”

 

星辰不跪,她面目狰狞的抓星辰头发,把她头砰砰砰~的往墙上撞,直到白墙被血染红。

 

而现在,宋星月就跪在大门栏杆外。

 

头发蓬松,瞳孔无神,下眼睑红肿,还在哭着,脸色苍白的有些可怕。

 

膝盖跪不稳,身体像随时要倒下。

 

这才天亮,她真的有跪这么久?演技,跟她姐姐宋星日有的一拼。

 

两世,她第一次见到‘学霸才女’宋星月如此狼狈的样子,有点爽,可比起前世她的境遇,宋星月今天跪在这还远远不够。

 

她唇瓣蹙着冷笑,走出大门,脊背傲挺,屹立在宋星月面前。

 

初升太阳照在她娇小身躯上,映在她绝色的脸上,一洗之前的卑微懦弱,她生的很美,绝美的脸蛋看不到温暖,瞳孔里是无尽的寒意,吞噬一切的寒意。

 

她高高在上的俯视宋星月。

 

宋星月一抬头,就看见了她。

 

在宋家一直都是宋星月欺负宋星辰,哪里轮到宋星辰来嘲笑她,看低她。

 

何况,昨天如果不是这小杂种,她会被那三个人渣欺负,还把影片放映到大厅上,让参加宴会的宾客全看见。

 

那些宾客涉足军政商艺,都是S市有头有脸的人物,他们全知道了。

 

她这辈子被毁了。

 

现在,宋星辰就站在她面前,她恨不得吃她的肉,扒她皮,抽她的筋……

 

宋星月满腔怒火,也不装了,笃地从地上站起来,脸色扭曲的骂:“小杂种,你居然还敢出现,还敢来看我的笑话?”

 

星辰笑意盈盈的看她,“二姐,昨天晚上那三个男人滋味如何?你一定很爽吧,听说磕了药呢。”

 

“小贱人,你毁了我,我还敢在我面前嚣张?”

 

她什么时候被宋星辰骑在头上过。

 

啪~

 

她抬手重重的煽在星辰脸上。

 

星辰没躲,瞬间脸颊印出五指印,脸颊浮肿。

 

“你别以为躲进了祖宅,爷爷会给你做靠山,妈妈今天一定会带你走,害了我,你以为你能抽身而退?做梦……你等着被人轮~奸吧。”

 

当她第二个巴掌甩下来时,星辰接下了。

 

“哦?我等着被人轮吗?呵,二姐你还在白日做梦,还没醒呢。”

 

星辰微笑着,把宋星月的手甩开,转身,看向栏杆后面的管家奎叔说:“奎叔,门口有监控吗?”

 

宋星月看见奎叔一瞬间,脸色大变。

 

奎叔什么时候站在门口,他到底听见了多少?

 

“有的,三小姐……”

 

“请奎叔把监控带到大厅。”

 

“是,小姐。”

 

宋星月脸色苍白,身形摇摇欲坠。

 

完了。

 

来之前妈妈千交代万嘱咐,让她哄宋星辰,只要把人哄好了,老爷子的气自然会消。

 

人回到宋家,想怎么收拾她都行。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奎叔会帮她?帮那个小杂种有什么好处,她才是爸爸妈妈最疼爱的女儿,最有前途的女儿。

《名门挚爱幕少的心尖宠》————

第8章 把她彻底赶出宋家

宋星月大声喊:“奎叔,请等等……”

 

奎叔没有停下,没有回应她的话,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二人离去,取监控。

 

宋星月一下跌落在地上。

 

……

 

宋宅路口拐角处,楚云透过后视镜,小心翼翼的看了慕霆萧一眼。

 

慕霆萧坐在后座,神态淡漠,冰雕雍容的侧脸望宋星月消失的方向,见她进入园子后,才敛回目光。

 

有意思。

 

他倒想看看,平日里卑微懦弱口碑不得人心的宋家三小姐,如何反击比她强大数倍的杨茹。

 

“太子爷,不进去拜访宋老爷子吗?”

 

“带礼。”

 

“是。”

 

……

 

大厅内,星辰还没走近,又听见杨茹的声音。

 

“老爷子,这件事是我没考虑周到,我怎么都没想到宾客中居然有贼潜入楼上,还把星月给祸害了。”

 

“星月已经够可怜了,她是被害者,被那些个禽兽害的,她的事我很痛心。可星辰说我虐待她……老爷子,我嫁进宋家二十几年,我为了这个家付出这么多,但凡有点私心,星日也不可能成为影后,星月也不会成为学霸,往重点说,宋氏集团没有我,不会发展成今天这般规模。星辰冤枉我,我是万万不能接受的。”

 

“老爷子,我们相处了二十几年,我是什么样的人,您难道还不知道吗?”

 

好一张舌粲莲花。

 

也难怪老爷子屡屡被她说服,今日,不管杨茹说什么,哪怕说的天花乱坠,都不会让她轻易脱身。

 

星辰眸中蹙着冷笑,走进大厅。

 

她一入大厅,声音柔柔弱弱的,带着哽咽喊:“爷爷……”

 

闻声,大厅里所有人都朝她望去,都瞧见她白皙脸上清晰的五指印,红肿的半边脸颊,配合她双眸底垂,表情是极其委屈的。

 

杨茹看见她,眉心一跳,有种不好的预感。

 

人还是那个人,表面看着上不了台面,唯唯诺诺,脸声音小的像雨点打上芭蕉叶,不仔细根本听不清。

 

可是,见识到昨夜里她当着宾客的面,说楼上的男人是她安排的。

 

她就知道,这小贱人变了。

 

从里到外全变了,再也不是以前那个好控制的小傻子了。她变了又如何,孙猴子翻了天照样逃不出如来佛的五指山。

 

她今天要带她走,只要回到宋宅,她一定会将这贱人的双腿打断,拍下视频让男人毁了她。

 

她害得星月失身,多年精心培养出的女儿前途尽毁,成为上层社会里的人尽可夫,千夫所指的笑柄。

 

一想到星月,她就痛心,她最疼爱的女儿。

 

老爷子看见星辰委屈,笃地站起来,龙头拐杖重重垂地问:“你这脸是怎么了?是谁打的?”

 

在祖宅里,敢打宋家的三小姐,没把他这当家的放在眼里。

 

佣人搬椅子置在她身边,她坐下,微微抬头看老爷子一眼,娟秀的脸上委屈,盈目含泪。

 

咬了咬唇瓣,想说出来,却又不敢。

 

“你尽管说出来罢,爷爷替你做主。”

 

老爷子向来听儿媳妇杨茹,吹嘘如何如何待星辰好,出穿用度更是三个孙女里最好的,把她养的漂漂亮亮。

 

每次见星辰出落的也极是水灵,这么多年来,他也没有把星辰接回来的心思。

 

他老了,接回来还能陪几年,不如让杨茹养着,她学历高,能力强,样子养好自然不在话下。

 

可老爷子怎么都没想到,毁掉星月的三个男人,是杨茹安排的。

 

昨夜,他听见星辰说时,震惊不小。

 

而后,打探那边宅子的佣人口风,佣人们也不知道那三个男人是如何上了五楼。

 

五楼,平常人都进不去,让他第一次怀疑杨茹。

 

星辰抬头,红着眼眶看了眼杨茹,很快又低下头,似乎很害怕杨茹的责骂。

 

见她如此神情,什么都不用说了,一目了然。

 

老爷子眉眼犀利的剜向杨茹,愤怒道:“直说了罢,爷爷在,还不能为你做主?”

 

星辰手指颤的厉害,很害怕,小声说:“是,是二姐。”

 

“闭嘴?”

 

杨茹恼怒打断星辰的话。

 

“星辰,你可要想清楚了,到底是谁打的你,在老爷子面前话可不能乱说,在S市谁不知道老爷子从部队出来,一身正气,刚直不阿,平生最讨厌说谎骗人的。”

 

“你二姐还在大门外下跪着,你说她打了你,别说平日里她好吃的好穿的先给你用,在祖宅里,她一个养女有几个胆子敢打你?”

 

星辰似被杨茹给吓到了,从椅子上站起来,躲到椅子后面。

 

她是真的害怕杨茹,小脸上写满恐惧,双眼含泪楚楚可怜的看老爷子。

 

老爷子大声道:“照实说,不怕。”

 

“爷爷,真是二姐打的,她不止今天打我,之前也经常打我,还逼我给她做事,我和她在一个班级,她所有的考卷都是我做的,写上她的名字,我的考卷她却交白卷……”

 

老爷子双目睁得怒圆,声如洪钟,怒道:“什么?”

 

宋星月的考卷是星辰做的?

 

“是真的爷爷,您知道的,每次期末我考到零分,不是一科,是每科都考得零分,考卷上这么多选择题,我是思维正常的人,怎么可能每门科目都考到零分呢,除非是交白卷……”

 

说完,她煞白的小脸,紧张的看了杨茹一眼。

 

宅子里的佣人,都不可思议的看星辰。

 

宋星月在上流社会是口径相传的学霸,她成绩极好,是弘扬中学的第一,不是班级,是全年级第一。

 

每次期末,宋星辰都会考得零分,而宋星月考到全年级第一名。

 

这种极端的反差,惹得老爷子心情郁闷。

 

老爷子心情不好,佣人们做事心惊胆战,生怕惹恼老爷子生气,卷包袱走人。

 

三小姐说的没错,除非是交白卷,哪怕弱智都能蒙对几道题选择题。

 

杨茹恨恨的盯宋星辰,阴狠的目光像利刃上碎了毒,小贱人害星月身败名裂还不够,还想反咬她一口,让老爷子厌恶她、憎恨她、把她彻底赶出宋家才甘心……

 

“够了,宋星辰我含辛茹苦的把你养大,你非到没有感恩,还冤枉你二姐打你,逼你做考卷,弘扬中学是什么地方,S市排名第一的高中,就算宋家在S市只手遮天,手能伸进弘扬中学?”